足迹

第八十二章 赴宴(1/2)

孔雪珍口中的“小常”,孔涛口中的“常科长”,本名叫常义,在卫生局工作了五六个年头,一直默默无闻,也一无长进。直到一次局里开大会,无意中被孔局长注意到。会议结束之后,他被请进了局长办公室。晚上和局长大人一起走出了办公楼。第二天上班,每个人看到他都是满脸笑容,客客气气。一夜之间成为了局里的红人。没有人在意昨天他睡在哪里,怎么度过的。唯有那个长相并不出色的女朋友在微信里不停地盘问,昨晚为什么不接电话。常义一边享受着从未有过的自豪感,一边把手机上的微信关掉。

虽然,这一天常义一直感到十分疲倦,哈欠连连。但是,他的心情很是不错,他有充足的理由相信自己开始走好运,迎来了人生的春天。时不时痴痴呆笑的常义知道给自己带来好运的贵人是谁。所以,离下班时间还很早的时候,他向领导请了假,早早地来到一个名为“牛三宝”的餐馆,好好地给自己补了补营养,为了晚上可以加倍地感谢自己的贵人。

春天到了,丰收日子就之日可待了。可是,不久前的一个中午,让常义还没有来及收获丰收,就直接进入了寒冷的冬天。

就像春天没有理由的来到一样,冬天的到来也不需要解释。常义看着到手的科长宝座慢慢地从自己的身边转移到一个对头的身边,却想不通其中的缘故,只是知道那张一直被他珍藏在自己钱包里的房卡,被一个电话要了回去。打电话的人还只是局长的那个秘书。

豪爽的孔公子把醉醺醺的常义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宾馆,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常义虽然舌头有些大,但是脑子却异常的清楚。通过刚才孔涛的话音,他判断出来了仇人是谁,更加推断出来了孔涛不知道,知道了也不愿说出来的事。孔涛有一句话说的十分正确——这不是一个单打独斗就能行的社会。

大脑飞快地设计出一个复仇的方式。孔涛对自己的智商很是满意,在酒醉之后,还能有如此敏捷的思维。心事放下,常义突然想起来一件趣事:整顿酒下来,孔涛不管怎么显示和他的亲热,从来也没有因为比他年长,而喊一声“老弟”,而是一贯地称之为“常科长”。想到这里常义就止不住的地大笑,老子是你长辈!

为了自己的前程,为出一口心中的恶气,常义表现出了雷厉风行的作风。

夜幕降临,灯火阑珊,匆匆的人群、车流或赶往温暖的家,或赶往夜生活开始的地方。临街的一家餐馆靠近马路的雅间里,烟雾弥漫,菜肴满桌,十来个男子围坐周围。东家的位置上端坐着一身西装的常义,他一边忙着给桌上的酒杯斟满,一边看着时不时地看看时间。

菜刚刚过半,两瓶白酒已经空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的兴趣刚刚提上来。常义抬手看了看手表,烟在烟灰缸里掐灭,对众人说道:“出发!”更有一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警匪电视剧的既视感。

几辆小车呼啸着在灯火阑珊的街头穿过。霓虹灯闪烁着四个大字“锦星冰冠”就是众人的目的地。气势汹汹地推开宾馆的大门,嚣张地对着吧台咳道:“卫生局临检!”一个平头拿着一个小本本在吧台前面晃了一下。吧台里的服务生刚要伸手接过来,那平头却随手装回了兜里。

一个醉酒的人是无法正常交谈的,一群醉酒的人是无法讲理的,更何况他们亮出来的身份,是吧台里的服务生说不能阻拦的。浩浩荡荡地一群人冲向了楼上,叫嚣着敲开一间间房门。本已经安静的不能再安静锦星,突然变得鸡飞狗跳。

如果是往常的日子,这样的喧嚣早就吵醒了以店为家的叶红江。因为给自己留在锦星的办公室兼宿舍的房间就在二楼靠近楼梯口的一间。然而,今天叶红江恰恰不在这里。

急匆匆赶来的值班经理一边陪笑着劝阻着常义为首的一群人,一边满脸歉意地安抚着被吵醒的各种各样的客人。手里攥着的电话几次想打出去,又几次按下了去这样的念头。

看着满脸怒气,衣冠不整的男男女女,常义突然升起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趁着值班经理犹豫不决的时候,拨出了一个电话。

看着一对对不明身份的男男女女被警察带出来锦星宾馆,常义有些飘飘然。一手的锦星宾馆不符合卫生条件的证据,一个协助警方捣毁一个ying窝功劳。常义可以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这个被叫了小半年的“常科长”,终于可以名副其实了,哪怕是自己已经不再局长面前得宠。常义清楚地记得今天晚上自己滴酒未沾,却感觉有些眩晕。为首的警察对他的感谢,让他更是想美美地灌醉自己。

一般宾馆里,都有几间环境不错,位置比较僻静,有些档次的客房,提供给尊贵的客人。锦星虽小,虽不太上档次,却也有一间这样的客房。要说警察的专业水平就是不一般,他们熟练地判断出了这间客房的所在地,熟练地冲进了客房里间。

眩晕的常义带着敬佩的神情,跟着警察一起冲了进去。屋子中间的大床边上,站立着一个身材并不魁梧,但线条匀称的人。浑身唯一内裤挡不住那人的吃惊、茫然。常义脸上出现一丝冷笑,“什么东西,也敢和老子斗!”

对仇人的嘲笑并不影响他对裹着被子蜷坐在床头的女人的好奇。透过那女人蓬乱的头发,常义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眼睛。四目一对,那双眼睛从最初的羞愧,逐渐变成了愤怒和暗含杀人的信息。

这双眼睛太让常义震撼了。震撼地,他恨不得狠狠地扇自己两耳光:“我怎么这么贱!贱得非要跟上来看看。她应该没有看到我吧。”直直盯着他的眼神,告诉他没有看见,是不可能的。

从喜悦到失落,常义只用了短短的几分钟。木纳地站在锦星宾馆的门口看着呼啸地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远去。常义回头不见了来时的那些肝胆相照的兄弟朋友。

常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家里的,他只记得喝掉最后一口酒时说的那句话——“这他妈就是个圈套!”

日常的习惯让常义在准时的时间醒来过来,晃着昏沉沉的脑袋,机械地洗漱,昨晚的事情重新占据了他的大脑。他恨恨地在镜子上打了一拳,玻璃碎片划出的一道口子,渗出的一滴鲜血滴在了地上。看着地上的红色印记,他心中突然升起了对工作的厌倦,特别不愿意面对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同事。

如果可以逃避,他愿意逃到天涯海角,但是,他不能。点支烟,硬着头皮走出了家门。

办公楼的门前和往常一样熙熙攘攘,身前身后的同事和往常一样匆匆忙忙。常义却总是觉得他们在有意无意地在他的身上扫过。

日常的工作例会,在准时的时间开始,这是局长大人硬朗的工作作风的表现。只是今天出现在主持人位置上的并不是局长大人。

副局的一句“局长有事,今天的会议由我主持。”引起了常义的遐想,或许是他脑补的场面过于荒诞,忍不住的笑声出现在了会议室的上空。愤怒和莫名其妙的眼光四面八方投向了常义所在的角落。

会议中的插曲,没有影响会议的进程。会议的内容,也没有烦扰常义失态后的惆怅。

在常义惆怅的时候,他的局长大人正趴在叶红江的胸脯上看着熟睡小男人,越看越觉得好看,越看越觉得喜欢。思绪不由地回到了昨天深夜——

一个局长找了一个小三并不是什么奇闻,无论这个局长是男是女。局长找小三的时候被当作****的请到警察局里,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传出去好说不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