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十六章:无非是撒撒狗血卖卖惨(1/2)

清韵音乐室这次一共有5名学生进入60强。

周凯和是音乐室的领队,他带领四名学生前来参加录制。

他对这次录制非常有信心,他相信这次节目播出后,清韵音乐室的名声一定大涨。

他今天戴着一条绿色头巾,衣裳还是那么花哨,身姿也还是那么妖娆。

当然,走起路来仍然还是那么让张若风感到作呕。

他在电视台的门口遇上张家兄妹。

他的鼻孔翘到天上:“哟,若雨同学,你买到音乐版权了呀。”

他夹枪带棒的说话。

引得旁边四位女同学呵呵直笑。

张若雨的天赋非常优秀,从身表形台到唱腔共鸣,每一样都力压众人。

木秀云林,其他同学都十分妒忌他。

有些高傲的女同学甚至公开奚落她,说她是贫民窟的丑小鸭,还想做什么歌星梦。呸!

这个世界虽然繁荣富强,但无形之间还是用财富划分了一些不可逾越的阶级。这些随随便便一个包就几万块钱的富家女是永远不可能跟国宅里的孤儿成为朋友的。

张若雨这两天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从前她总是委屈自己试图融进她们的圈子。但这次选秀让她彻底明白‘圈子不同,不必强融’的道理。

所以,面对扑面而来的奚落,她没有再低眉顺眼的赔笑。而是抬起下巴,以更加高傲的姿态回应:“关你什么事?”

当自信降临她的脸庞,原本就清新脱俗的她直接将周围精心装扮的女同学照耀的丑态毕露。

她迈步走过,四名女同学自惭形秽,甚至无人敢直视她的眼睛。

待到两兄妹走远。

最骄傲的宁思薇才敢冷笑一声:“哼,拽什么拽?穷鬼一个能买到什么好版权。”

宁思薇的父亲是中南医药公司的总经理,她家底最丰厚。大家都围着她转,听到她开口,旁边的巩听梦连忙递话:“是啊,是啊。她这次肯定比不过思薇姐,思薇姐可是花了五万块买了国内著名歌星蔡宁的成名曲《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祝福》。”

“哇喔。这首歌真的特别红。而且很符合思薇姐的气质,讨喜。”谢碧曼也连连称赞。

两人夸得宁思薇心花怒放,她对这次比赛势在必得,如果今晚进入下一轮,她决定花更多钱购买版权。

“好了,好了,我们也进去吧。”周凯和翘着兰花指拍了拍手:“大家把心情都放下来,不要被张若雨影响了状态。这次她对我们完全没有竞争力,她最多拿出一千块钱买版权,能买到什么好歌?儿歌都不值这个价钱。”

说着,他带着清韵音乐室的四名学员走进录影棚。

……

张若雨选中的号码牌是9。

这意味着她今晚能够出场……今天一共录制10名学员,选出2人晋级。接下来连续五天每晚十一点都会进行直播,按照抽签顺序依次评比。

张若风看到整个赛制流程后,他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太混乱了。

就这种掌控水平还玩直播?

怪不得这个节目不火。

他忽然想到上个世界那么多出色的综艺节目,随便拿两个到这个世界来,一定能火遍全国。

这几天,张若风没少看电视,在他看来…这个世界的电视里还充斥着浓浓地上一世90年代风情。

现场忙碌了好一阵,开始进行正式排练。

导演组在那边手忙脚乱的指挥学员走位,乐队老师也在紧急的调整编曲内容。

“草台班子啊。”

张若风摇了摇头,他对这个世界的文娱产业感到揪心。

第一位出场的参赛者是清韵音乐室的学生,叫做谢碧曼。

她演唱了一首名叫‘回来,我的母亲’。

曲子比较老套,歌词写的比较有深度。

但很明显,谢碧曼无法驾驭这首歌深厚的情感,无论是她单薄的声线还是拙劣的情感处理技巧。

“不忍卒听。”

他摇摇脑袋,走向后台化妆间找了个空位坐下。

不一会儿,一个身着制服西装的女子走了进来。

“有烟吗?”她询问张若风,语气带着股居高临下的命令口吻。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