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八十九章 ·迁坟动土(二)(1/2)

看到神算子过来了,我本来躁动的心情,就平息了大半,因为我知道神算子是一个有本事的老头,恰恰神算子过来,却并不受丧门神等人的待见,丧门神干脆和几个手下,堵住了路,与神算子对峙着。

神算子穿的道骨仙风,此时身上披了一件灰不溜秋的长衫,看起来就像是古时候那些书生一样,而且还带了一个宽边的黑帽子,就是民国时期最流行的那一款。

神算子脸上带着笑意,但他在这大晚上的,却带着一副眼睛,远看还是一副太阳眼镜,黑洞洞的,完全看不见他里头的眼睛。

丧门神冷哼一声:“老头子,你就别再倚老卖老了,这不顶用,我跟你说,你现在赶紧走,如果敢阻拦我发财的大计,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之前你的固执我也当做你老了不懂事,不当回事,但这次我们所要的大主顾,你要是敢动手动脚,玩一些阴谋诡计,小心我将你立刻杀掉!”

“老夫不是被吓大的!”神算子哼笑道,“你大可以试试看!”

被神算子这么一说,周围的人也沉寂了,与此同时,神算子一阵冷笑,将墨镜拿了下来,朝着李丽雅说到:“闺女,我不管你为了钱还是为了什么,反正你今天若是给丧门神办事,那小心我不念及你父亲跟我是老相识,迁怒以你!”

“那不是我父亲,你也少拿我父亲的名号来压我,我至始至终,只有我母亲一个家人而已,倒是你,孤家寡人一个,如今还来这个地方,你就不担心一下你自己,一把老骨头还想对我们几个年轻人怎么样?”李丽雅俏脸寒霜说到。

神算子哈哈大笑:“你死去的爹爹看到你变成这般模样,定然会伤心的,但这事情我还真就管定了!你们现在做的事情,乃是逆天而行,将方圆内所有的祥瑞之气都尽数吸过来了,是与不是?!”

“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丧门神冷冰冰的说到。

神算子双目一瞪,突然冷笑了起来:“看来老夫说再多也都是没用了!”

“除非你打赢我,哦不对,除非你杀了我,不然你做梦也别想我对你让步!”丧门神喝道。

神算子双脚迈开了一个弧度,突然一个箭步向前,很难想象,这样快的速度,竟然是源自一个老人家的伸手,神算子单步上前,手中的拂尘不知道什么时候,根根毛发全部倒立,随即聚成了一把剑的模样,在电光火石之间,那剑就直刺丧门神的眉心。

丧门神不动不摇,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神算子竟然反而被丧门神给弹开了,我看的清楚,刚才神算子离丧门神还有三四部的距离,竟然被弹开了,这其中莫非有什么猫腻。

而许久不说话的信哥却道:“中间有鬼仆!”

话音刚落,一个浑身穿着漆黑色盔甲的人出现了,这人头盔下面只有一篇黑暗,但气势雄浑,手中还拿着一把类似于镰刀的武器,当即显身,并且身体半真半假,竟然主动迎上了神算子的身体。

神算子咬破了舌头,喷了一口鲜血,这手段我也知道,神算子这次吃瘪,完全没料到丧门神会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默默的将陷阱给布置好,然后悄无声音的请君入瓮,才让神算子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我说到:“不如我们去帮助神算子前辈?”

“不忙!”信哥说到,“我们在看一会儿,神算子还没有用真本事,那丧门神也没有用真本事,如果神算子真的有危险,我们就去帮忙,而现在双方更像是互相探知虚实!”

对信哥的话我深信不疑,我点了点头,继续看着不远处的这场戏,恰恰这时候,处于被动的神算子,眼中出现了光芒,他猛地回过了头,然后双手互掐,竟然形成了一个阴阳法印,之后神算子狠狠的将那法印打在鬼仆的腹部,那鬼仆怪叫一声,就急速后退!

我看的目瞪口呆,这哪里是丧门神的陷阱,分明是老爷子先示弱,将丧门神的鬼仆勾引过来,然后在安全距离之内,在给予还击,多么漂亮的战斗策略,我等望尘莫及!

那鬼仆看到阴阳法印,立刻折身要逃跑,岂料这时候的神算子,那拂尘早就缠住了鬼仆的全身,随即第二下,第三下,源源不断的阴阳法印犹如炮击一样,不断的挥洒在鬼仆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