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13章 坏胚(1/2)

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好事通常都不能让一人给占全了,托霍家祖传美貌的福,霍衔的麻烦,也接踵而至。

西方女孩子出了名的主动,在痴望霍衔数秒后,这位面部轮廓分明的拉丁女孩,终于回过魂来,伸手捋了捋她那一头酒红色的漂亮大波浪卷。

“deeres”(你好,谢谢,你是哪里人啊?)

女孩很是大方,奈何英文并不利索,碰运气般脱口说出几句西语来,再配上全世界的通用语言,微笑,或是更确切地说,一种十分魅惑人的微笑。

微微上挑的右眉梢,似乎召示着她如火的热情。

看来,女孩并不是当地的拉丁裔美国人,实际上不擅于英语口语,也许只是正巧与朵拉和霍衔一般,是个路过咖啡厅歇脚的观光游客。

我摇了摇头,心里又觉得有几分奇怪。

说是游客,可是,单瞧这女孩浑身上下的打扮,却又十分的不符合。

加州这个季节,就连傍晚的斜阳都嫌晒人,女孩一脸大浓妆,假睫毛、棕紫色眼影涂得厚重,我离得好几米开外,都几乎看了个分明,只叹她若走到外头去,根本无法避免花妆。

我来回打量这位拉丁小妹,紧身上衣深v领,外加上一双朱红色高跟鞋,鞋底镶着亮片,即便是保守估计,也得起码有十一二公分的恨天高,还有那件十分贴服女性曲线,但同时只到大腿深处的黑色皮质包臀裙。

这样的打扮,怎么看,也怎么不像一个普通游客啊!

我心里嘀咕,要真是游客,不应该是十分统一的太阳镜,旅行大背包,脖子上挂一个加长镜头的单反相机吗?如同蒋群女士的旅行标配。

可就算是没有一般意义上的旅行装备,潇洒走一回,但起码那身打扮,也得是便于出行的t恤和牛仔裤什么的吧!

这样非正常的打扮,我心里吐槽,就是论偷渡客,那完全也是一不伦不类的偷渡客呀。

西语我虽不是很通,寥寥知道的几句,也仅限于打招呼上,可表情语言,却实实在在是世界通用的。

眼瞧这会儿,女孩正立直了身子,向霍衔递去了一捆又一捆,总之好大一捆秋天的菠菜。

我在她侧后方不过五六米的距离,仍就被她所展示的魅力所辐射,不禁感叹,拉丁女孩的身材就是不一般,□□标准的s型。

霍衔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想,我并不清楚,但要是那女孩的攻略对象换了我……

即便我是个妥妥的坚强异性恋,也难保我临时不变节。

我还在大后方一个劲的赞叹呢,霍衔那头倒是没见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友好地报以笑容。

拉丁美眉见他半晌没开口,以为是语言不通,一脸的遗憾。

此时,却有人在咖啡屋的另一侧,突然喊了一句什么,似乎正是那女孩的同伴。女孩侧头一望,那同伴正好从洗手间的方向走出,也是同样的浓妆艳抹,望见了女孩的所处位置,以为她遇上了什么麻烦纠纷,于是立即跟上脚步,很快来到了霍衔一众人面前。

俩人先用西语一阵低语,而后貌似随着女孩的一番解释,同伴的态度才逐渐安然下来,随即顺着红发女孩的目光,抬头观察了霍衔一阵。

不出意外,女孩的同伴仔细打量霍衔的同时,也不禁愣了那么一下。

这位同伴在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又转过头来,瞧了瞧朋友的神情,几乎是毫无先兆的,一下子便坏笑出声来,同一时刻,又眼神暧昧地用肩膀撞了撞先前那个女孩的肩,忍不住起了哄。

正当我疑惑不解之时,那位后来的同伴,随后又用一种极富饶舌特色的英语腔调道。

“hedssaidyou'ive,askid?or……”说着,她又笑着轻瞟了霍衔一眼,语气暧昧,“,justfor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