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这是仙植?还是魔植?(1/2)

“怎么可能?!”魏东来脸色僵硬无比,心中满是不敢置信,却仍是强撑着怒喝,“不可能,这不可能!!姬灵筱,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这是我们旳计谋?”

他自认自己的计谋虽算不上天衣无缝,可也算是有心算无心了。

姬灵筱她们至多是觉察到些许不对劲,继而计划中途失败,又怎么可能笃定是他魏东来在背后主谋,随后还瞬间做下了将计就计反杀一波的决策?

岂料,他话音刚落,珞珈郡主身边那个长得好看的小女孩儿甜甜地笑道:“灵筱姐姐,刚才魏氏自己的招供影像,我已经上传到了大乾本尊那边的天机留影盘里了,这下子任凭他们再大的能耐,也翻不了天去了。”

“璃仙,干得漂亮!”珞珈郡主夸赞着摸了摸她头,“我是真没想到,璃仙你还有这种本事,隔了那么远,竟然还能将证据传回去。”

“也没啥,以前就用过这一招,还挺好用的。”王璃仙倒是一脸淡定,就仿佛只是随手做了件小事而已,“爹爹与我说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尤其是一些坏人,在自以为掌控了局面后,很容易会轻飘飘了起来。”

“爹爹说,这种现象属于人族心理学范畴,无怪乎智商不智商。当一个大反派谋划了一件坏事很久后,最后终于成功了,总得和人炫耀一下自己的能耐,以及宣泄一下心中长久以来积累下的身为大反派的压力。”

“这就像是我考试好不容易憋着劲考了个满,不,及格分后, 总得嘚瑟一下, 嚎叫一下, 让全族人都知道是同样原理。”

“你爹爹懂得可真多。”珞珈郡主有些感慨,“我之前听人把你爹爹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还以为都是传记小抄本在瞎写呢”

两人就这么旁若无人地你一言我一句, 旁边的魏王魏伯玉,魏东来等人都听得脸色都十分僵硬。

上传什么的他们听不懂, 但从那大概的语意里也能推测出来, 那丫头有可能将他们说话的影像传送到大乾了。

这特么的是什么神通?真仙境的大佬也没听说过有这等本事啊?!

“你这破丫头别乱说!”魏东来怒声道, “我们魏氏可不是大反派!凭什么姬氏如此无能,还占据着国之大器。我们魏氏从大周立国以来, 不知道立过多少功勋,为大周不知道打下过多少江山?凭什么,凭什么我们不能取而代之?”

“唉, 我爹爹还说过, 很多大反派压根就不认为自己是大反派。”王璃仙人小鬼大的摇头晃脑, 叹息不已, “因为他们总会给自己找一大堆理由,让自己的违法乱纪行为变得看起来合情合理。但这些理由也就是骗骗自己而已。”

“他们自己也不想想, 自己的行为破坏了多少条法律,损害了多少人的利益?”

“尤其是他们这种为了一己私利勾结敌对势力,出卖并损害己方阵营的行为, 更是反派中的反派。”

王璃仙这一番话条理清晰,元平大帝听得是频频点头, 赞许不已。

他冷眼看着对面的魏伯玉,语气中怒意更甚:“魏王魏伯玉, 你听听!这些可是连一个孩子都懂的道理,可你却不懂。趁着你还没酿成天大的错, 不如就此罢手,跟我去找仙皇认罪。兴许,你还能保得住一些魏氏香火。”

“元平,论起修为,我比你还高出两层,单打独斗你多半不是我对手。”魏伯玉闻言却是冷笑了一声,“你该不会以为你占了个大帝的名头, 就能稳压我一头了吧?今日之事,可还没到最终定论的时候。”

他到底活了三千多年,即便眼见得事情败露,依旧表现得冷静而果断。

怼完元平大帝, 他便吩咐身后:“东来,趁着我对战元平老贼时,你尽快拿下王守业和姬灵筱。这一次要拿活口。随后,趁着元平被我牵制住,你们立即回慕仙城,火速带领所有族人撤走。既然事情已经败露,我们魏氏一不做二不休,索性举族投靠赤月魔朝去。”

“是,老祖宗!”魏东来眼神一凛,心中也是怒意横生,“给我上,拿下王守业和姬灵筱。”

“哼魏东来,我们可不是你魏氏的手下,少跟莪面前逞威风。”闻言,他身后一个戴面具的黑衣男子却是冷哼了一声, 阴恻恻地瞥了他一眼, “你此番办事不力,本使回头再找你算账。”

说罢,他转身对其余几位神通境道:“有劳诸位兄弟姐妹出手了,这份功劳, 主上定不会忘记。”

在他看来, 主上的战略意图乃是利用魏王府侵吞整个北周国,如今这阴谋已然败露,至多只能令魏王府一脉投靠周国,其成效与原本的战略意图相差甚远。

回去之后,他赵一鸣保不齐要吃主上的排头了。

身为晁氏世代传承的家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挽回局势。

“一鸣兄且放心。”一位身材魁梧颀长的男子冷笑着上前,盯上了珞珈郡主队伍中那位老嬷嬷道,“所料不差的话,这位便是家族世代侍奉北周皇室的菱嬷嬷了吧?这位神通境,就交给本王了。”

话音一落,他周身黑色的魔气便弥漫开来。

“刷!”

一对造型独特的黑色魔翼在他身后腾地一下展开,宛如遮天之翼一般顷刻间覆盖了大片大片的天空。

浓郁的黑色魔气包裹之下,这对黑色魔翼猛地一扇,他便如一道闪电般极速凌空而起,手持一杆魔枪如巨鹰扑兔般向菱嬷嬷杀去。

瞬时间,魔气满天,凛冽的杀意让人心神俱寒。

“黑翼亲王!”

菱嬷嬷也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对黑翼,脸色顿时一变。

这一副黑翼可非寻常之物。

它的原材料取自一头纯血域外妖魔王被宰杀后切下的黑翼,由赤月魔朝已故著名炼器大宗师申屠锻铁亲手锻造而成,乃是一件品质极高的神通灵宝。

要除掉一头纯血妖魔王本就不易,何况还得拿到对方的尸体。

因此这对黑色魔翼在东冀魔国也算赫赫有名,乃是当代黑翼亲王那一脉世代相传的神通灵宝。

同为慕真大陆上不同阵营的国家,北周与东冀魔国陆陆续续交战了至少上万年,神通境强者作为国家的中坚力量,更是彼此的重点关注对象,双方对彼此自然是熟悉的很。

知道黑翼亲王不好对付,菱嬷嬷手中乌黑铁拐在地上一顿,微微佝偻的身躯瞬间变得挺拔。

一瞬间,属于神通境强者的威势轰然爆发。

一股凛冽霸道,宛如铁马冰河般的肃杀之气顷刻间席卷了周围。

翻滚的气浪之中,她不退反进,如利剑出鞘般腾空而起,乌黑铁拐猛地一挥,顷刻间便绽放出出了道道金光,向着黑翼亲王反攻而去。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瞬间响彻了天空。

几乎是瞬息间,菱嬷嬷与黑翼亲王便激战在了一处。

两人同为神通境强者,又都有神通灵宝在手,总体实力上差距不大,一时间也是战况焦灼,难分胜负。

但菱嬷嬷毕竟年纪大了,身体状况教之正当壮年的黑翼亲王有着不小的差距,最终结果恐怕是菱嬷嬷输多胜少。

几乎是与此同时,其余几人也围杀了上来。

其中一位神通境强者浑身血气森森,手中拿着一根血色链锁,锁头呈刺钩装,看起来狰狞可怖,一身的威势更是宛如自尸山血海之中走出的一般,让人心胆俱寒。

此形象一出,珞珈郡主瞬间就认出了此人来历。

这位,乃是南幽魔国的亲王之一——血狱亲王。

血狱亲王凶残暴虐,在战场上时常以虐杀敌人为乐,可以说是恶名昭彰。

早在两三百年前,北周姬氏珞珈郡主这一主脉便有一位亲王兵败后被其俘虏,并虐杀至死,双方还因此再一次开启了战局,杀了个昏天黑地。

可以说,北周姬氏与血狱亲王之间有着血海深仇。

“血狱亲王!原来是你这条老魔狗!”一见到这魔头,珞珈郡主一双俏眸之中顿时腾起了熊熊怒火,“好好好!既然今日在此撞见你,本郡主说不得便要替英贤亲王报仇雪恨了。”

“就凭你这刚踏入紫府境的小毛丫头?”血狱亲王嗤之以鼻,笑容中带上了一抹深深的嘲弄,“那正好。来来来就让本王送你去见你家长辈。”

“哼!”

珞珈郡主冷笑了一声,当即腾空而起,朝他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金一青两道光芒先后自她身上飞窜而出,环绕在了她身周。

那是两件神通灵宝。

一件是暗金色如同秤砣状的神通灵宝,名为浑金砣。别看它长得小巧玲珑,可猛地砸下去却有万钧之力。当初她用来轰开玄丹秘境的便是此宝。

至于另外一件,则是一柄青色宝剑,乃是冰系神通宝剑青霜剑,同样是威力不俗。

若是仅仅如此,倒也不算什么。

珞珈郡主身为北周皇室最受宠爱的宗室女,身上带两件神通灵宝实属正常。

可与此同时,珞珈郡主周身气势也开始不断攀升。

一直被她压抑隐藏起来的玄气如汪洋大海般爆发起来,几乎是眨眼间便突破了紫府境二层,达到了紫府三层的强度,而后继续层层攀升,不过片刻,就到了紫府境五层!

无论哪个修为境界的玄武修士,修为从初期跨入中期都会有一个质变。

若是血脉、功法、武器装备等等方面都在同一水准上,中期至少能以一敌二。

“紫府境中期?”血狱亲王的声音都变了,惊骇道,“怎么可能?你这丫头明明只是个大天骄乙等!难道说你”

原本按照正常逻辑,在血狱亲王这等神通境强者眼里,紫府境初期和中期的区别压根就不大。哪怕是大天骄级的紫府境也没用,能修炼到神通境的强者谁还不是个大天骄出身?

但是这放在珞珈郡主身上就很不对劲了,在周边诸国中珞珈郡主名气很大,有一争帝女的希望,因此她的个人情报也是几近透明。

众所周知,珞珈郡主可不是一开始便如此受宠的。她是在天人境的时候才靠着脱胎仙丹将血脉提升到了大天骄乙等。

在此情况下,她如今不过一百八十几岁,能修炼到紫府境二层就已经很厉害了。

可如今她展露出来的修为,却赫然有足足紫府境五层!

可别小看这多出来的三层。寻常天骄到了紫府境后,每一层都是天堑,越往后越难修炼,进度也愈发缓慢。

大天骄血脉,正常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个年龄段便踏足紫府境五层的,修炼资源再充沛都没用。

毕竟,就算再怎么磕丹药补灵食,都是有边际效应在内的,超过了极限的部分人体根本无法消化吸收。

珞珈郡主能有此修炼速度,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血脉不止大天骄层次!

“没错。”珞珈郡主此刻也不再遮掩,一双星眸凛冽生辉,周身气息澎湃下便如一柄出鞘的利剑般锋锐逼人,“我姬灵筱早已经是绝世血脉,只不过一直韬光养晦,隐藏自身而已。”

此言一出,别说血狱亲王,就连正在对峙的魏王魏伯玉和元平大帝都被吓了一跳。

珞珈郡主竟然是绝世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