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庄依波一怔,下一刻,便几乎不受控制地红了眼眶。

她并不确定申望津是不是真的这样想,可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她真的控制不住有些想哭。

无论他是为了安慰她的情绪,还是真的跟她有一样的想法,对她而言,这一瞬间,好像都足够了。

申望津见她这个反应,仍是握着她的手,摩挲了片刻之后,才又道:“幸亏今天听到你跟千星说的话,否则,我们不是要糊里糊涂做了父母?”

良久,庄依波才终于开口道:“你两次问我,我以为你想要孩子……”

“那是因为……我以为你喜欢小朋友。”申望津淡淡道。

庄依波又看了他许久,才又问:“你真的不喜欢孩子?”

“不够明显吗?”申望津道。

“可是……沈先生说,你已经给孩子准备好了成长基金……”

“这不正是我没有底气的表现吗?”申望津缓缓道。

庄依波蓦地抬起眼来,凝眸看向他。

她只觉得今天的申望津很不一样。

不同于从前的半封闭状态,他今天面对她的时候,真是坦白到了极点。

庄依波知道他所谓的没底气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