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玄学天师再就业指南 !噼里啪啦的火焰中,陆见深深吸一口气,她高声道:“该看的我们都看过了,还不出来吗?”

没有人回应她,四周的火势烧得更旺了,就算知道这只是幻像,火烧不到他身上,李申还是觉得心里发毛。

好像有人在他们耳边发出无尽的喂叹,凄厉萧然,听得人毛骨悚然。

老林陡然抽出一张黄符,他立马掐了个诀,符纸一下子烧了起来,明明火光驱散了这阵诡异的声响,整片虚影在空气中摇晃得厉害。

李申大着胆子说话:“当年的火灾跟这两个孩子又没有关系,那时候别说他们了,就连他们的爹妈都还没生呢,你就算心里有怨气,也不该朝他们发啊。”

回答他的只有呼啸的寒风。

李申:“怎,怎么办啊,他好像不愿意搭理我们?”

陆见深伸手,她那把金闪闪的长剑已在她手中,她反手一挥,朝虚影连劈了好几剑过去。

“嗞啊。”前方传来一声痛呼,听声音,正是那个年纪的小孩子会有的,他黑乎乎的一团,在火光中打了个滚,又飞快地朝着陆见深的方向扑过来。

陆见深本想一剑刺过去,想到这只小鬼估摸着是真正惨死在火海中那个哥哥,下手就迟疑了一下,想拿剑将他挑开再说。

小鬼死的年头不少了,又满腔怨气,他聪明得很,看出陆见深没想劈了他,一被挑来就有手脚并用地向她爬过来,要往她身上扑。

这时,陆见深才看清了他的面貌。

他是被活活烧死的,整张脸都已经溃烂了,穿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两只手焦黑细瘦,他咧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看上去想一口咬掉陆见深的肉。

白色的毛团从陆见深的包里跳出来,猫崽那双宝蓝色的眸子睁得溜圆,它看着这只小鬼,朝他呲了下牙,也不动作,就等他朝这儿来。

“不可以。”陆见深训道。

猫崽朝她喵了几声,这只焦炭那么丑,你还阻止我,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

陆见深:“多少年没洗漱的鬼你都想往肚子里吞,也不怕吃坏了肚子。”

李申:啥?是我耳朵出问题了?

陆见深把猫崽扫到一边,挥剑应付着这只难缠的小鬼,她朝老林喊,“缚鬼的绳索,我记得你包里应该带了吧。”

老林忙从包里翻出一根黑红的绳子扔给她,“这根红绳在黑狗血里足足浸泡了七日,上面吊着五帝钱,拿去,对付这种东西最适合了!”

陆见深抬手接过,小鬼好像听懂了他们的对话般掉头就跑。陆见深掷剑过去,长剑插进了地面,阻挡在小鬼的面前。

她将绳索绕在手中比划了什么动作,长绳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似的直朝着小鬼而去,把他团团缚住,小鬼发出刺耳的叫声,用力地挣扎,老林走过去,二话不说就往他头上贴了张符,“安静点,你越动,这绳子绑的越紧。”

陆见深让长剑散去,她将猫崽提起来,猫崽无辜地朝她叫:“喵喵~~”干什么,人家只是怕你睡太久筋骨都松了,好心想帮你分担一下嘛。

陆见深好气又好笑,她将猫崽子拎在手里晃悠:“我要是连这种小鬼都对付不了,还要不要混了。倒是你,这么贪吃,什么孤魂野鬼都想往嘴里塞,怪不得胖成这样。”

她颠了颠猫崽软乎乎的小肚子:“下次再这样,扣三天的小鱼干。”

小鬼被缚住后,周围的幻影也逐渐消退,他们站着的地方变成了正常的校园,只不过草坪上多出了两个昏迷的孩童。

老林忙走过去察看了一下孩子的身体,“还好,就是缺水缺粮,没有生命危险,带回去好好调理就是了。”

“只是他们与鬼魅共处了多日,身上阴气入体,肩上的魂火都熄了,回去少不得要生一场大病。”

陆见深不置可否,小鬼仍呲牙咧嘴地对着她,陆见深像是憋着些什么,终于没忍住,“你就非得保持着这个状态?”恕她直言,焦黑的一团,实在有点辣眼睛。

小鬼身上腾起一阵雾气,等雾散尽时,他又变了一副模样。少了那些烧焦的痕迹,皮肤白得发青,一双眼睛都寻不到眼白,直勾勾地盯着陆见深。

李申回头正好看见小鬼的样子,他吓了一大跳:“俊,俊雄?”

陆见深问道:“你认识他?”

李申哭笑不得,他侧着身避免看到小鬼的脸:“你不是连大名鼎鼎的咒怨都没看过吧,吓死我了,这小孩怎么长的跟从鬼片里爬出来似的。”

他想起当年为了练胆跑去搜罗了一大堆鬼片来看,结果被吓得半夜缩在被窝里憋得要命都不敢出去上厕所所支配的恐惧,再一看小鬼的脸,是怎么看怎么不自在,还不如刚才那样呢。

小鬼见有人被吓到,从喉管里发出桀桀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