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玄学天师再就业指南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见深把嘴巴闭得牢牢的,完美扮演了一个木头人,避免话题又牵扯到她的学习。

会客厅里,一对青年男女围着圆桌坐着,宋显带着陆见深推门进去,他们立马就把视线集中到了两人身上。

陆见深问:“怎么只来了两个?”不是说一共还有四个人吗。

染着金发的女孩面露尴尬:“季承说他不相信这些东西,就不过来了。”实际上,季承的原话是,这种老迷信的东西也就骗骗她这种胆小的女生,他才不要来这里浪费时间听一群装神弄鬼的骗子瞎扯淡。

“都已经死了三个人了,他还不信?”

“季承说,天有不测风云,没准是他们在外面惹了事,才招来的杀生之祸。”

“那还有一个呢,他也一样吗?”

“不是。”女孩更尴尬了,“他说这样的事情出的越多,引起的反响就会越剧烈……今天是徐菲出殡的日子,所以……”

陆见深瞠目结舌:“你别告诉我,他不怕死的这种时候跑过去了?”

女孩点了点头,捧着水杯不说话了。

见过作死的,没见过那么作死的,人家火化入葬,他还要跑去看看能不能挖到爆点新闻,不说徐菲,一旦被发现,徐菲的家人都能抽死他。

跟她同行的男人憋不住了,“大师,那,那徐菲的死跟我们的的确确没关系啊,之前我都不认得她,见都没见过,她要报仇找他前男友去啊,再气不过,他前男友的家人也行,这怎么排都排不到我呀。”

陆见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翻着男人的微博,“自己不检点才会引来杀人犯,女的也不是好东西,骗男人钱不还才会这样,你说的那么言之凿凿,不如等徐菲来找你的时候,自己跟她解释,看她会不会谅解你啊?”

男人一瞪眼:“唉你怎么说话呢,你们把我们叫过来,不是要保护我们的啊,什么态度。”

宋显摆明了站在陆见深这一头,他本来就对这两个人没有好感,这男人的态度更是让他皱起了眉头,“我们只负责最后能控制住徐菲。”

他在“最后”两个字上加了重音,言下之意是,要是男人不幸在那之前被徐菲弄死了,也不归他们管。

那男人一噎,嘴巴动了动,不敢说话了。

金发女孩小声啜泣道,“那怎么办啊,我已经把这些微博都删了,我当时就是随便发出去的内容,没想过会引起那么多的转发和评论,被顶的这么高,我知道错了,我,我给徐菲和她家里人道歉行不行,到不了,我去她灵前跪着,我每年都去祭拜她,对,我还能给她烧很多纸钱。”

“我错了,我不想死啊,大师,你们帮帮我吧……”

她刚开始还硬气,可面对眼前的死亡,她没办法骗自己这些事跟已死的徐菲没有关系。

谁也没办法保证,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金发女孩说了声抱歉,她刚接起电话,就听见那头惊恐的声音,“你快看陈放的直播,他出事了!”

别人入土的日子,他倒好,不仅不是诚心祭奠,居然还敢玩什么直播?

金发女孩抖索着打开直播链接,直播已经中断,漆黑的屏幕上不断飘过弹幕:

【怎么突然断了啊,别怂啊,什么情况这是?】

【主播人呢,吓跑了?】

【看主播那表情,不是真碰见脏东西了吧】

宋显打开回放,那个叫陈放的男青年装模做样地说是同情徐家人才来拜祭,不想中途手机从卡着的袋子里掉了出来,直播界面暴露无遗,要不是顾忌着妹妹入葬,徐菲她哥哥恨不得把他暴打一顿。

陈放被一顿痛骂,自觉讨了个没趣,灰溜溜地跑了。坟山大得很,他跟着徐家人一路上来时还好说,这会子一个人下山,就不知道怎么走了。

他倒也不怕,反正大白天的嘛,再说了,总能找到下山的路的,甚至,他为了博流量,干脆叫直播间的名字改成了探险坟山,吸引来大帮看客。

陆见深看着陈放郊游般在一个个坟头前转悠,对着这些亡者的名字样貌品头论足,她按着太阳穴,毫不客气地道,“蠢货。”

金发女孩道:“这些人不是已经去世了吗,也没有他们的亲友听见,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若是有个人当着你的面说你取笑你的名字,说你长得难看,你是个什么心情?”陆见深意味深长地对她讲,“那些东西,可不会比你们大度。”

已死之人的坏话是说不得的,更何况还是这样当着人家的坟头这么大大咧咧地说,这小子简直是把满山的亡魂都给得罪了遍,不用徐菲出手,他就讨不了好。

回放中,陈放绕着坟山走了半天都找不到下山的路,绕来绕去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老地方,他看着墓碑上那张第三次经过的遗照,表情已经没办法维持最初那样的轻松。

他东张西望环顾着四周,明明上山的时候还看见很多人来扫墓的,这时候居然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山风吹过,叫他脊椎骨发凉。

陈放看了眼弹幕,此时弹幕上依旧议论纷纷,热闹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