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玄学天师再就业指南 !“是是是,宋总您放心,我一定亲自盯着,绝对不会出现纰漏的,保证按时完工哈。”

苏正元摸着啤酒肚心满意足地放下了手机,才听了陆大师的意思改了房子布局,居然就有家大公司看重他一向在业内的好风评自动找上门来要和他做生意,这单子生意完了之后,他在业内的地位,可就能往上攀升一大步。

想不到他人到中年,事业上居然还能有这样的进步。

苏正元不由地庆幸他当时没把对陆大师的怀疑直白地戳出来,总算保持着联系,这年头招摇撞骗的神棍多了去了,像陆大师这样有真本事的可不好寻,撞大运碰见一个,这关系必须得维持好才行。

“爸?老爸?”苏望把门悄咪咪地推开,从门缝里探出脑袋来叫唤。

苏正元心情好,笑着朝他招招手:“还不快进来,门口站着干什么。”

“我妈让你去楼下帮她拿个快递去。”苏望面不改色地扯谎,“啊,把你手机借我一下呗,我拿你手机抽个奖,多一个号码多个机会,万一中了头彩,能有台笔记本电脑呢。”

“你小子。”苏正元站起来,揉了把他的脑袋,把手机丢给他,“你爸没给你买电脑啊,成天不着四六的,拿去。”

苏望看着苏正元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这才飞快地从他的手机里翻到陆见深的号码存到他手机上。

“啧,虽说答应了老姐,但存个号码以防万一,总不算犯规吧。”苏望得意地将手中的手机抛起又接住,“留着到时候搞个场外连线也好。”

被人视作场外连线的陆见深捧着找李显帮忙置办的一堆黄纸朱砂回了公寓楼,准备抽时间写几道符备用,再不然卖出去也好,旁人不说,像季承这样的一定很乐意买。除开常见的护身符,诸如桃花符,转运符此类,听说也是大有市场。

好像这个时代的人们掉发还挺严重的,陆见深听到过不止一个人抱怨这个问题,等回去试试,看能不能折腾出一道管生发的符水来,想必不愁卖。

陆见深仿佛看到一张张的大团结插着翅膀正向她飞来。

她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入夜,过道里的明黄色的感应灯照亮了眼前的环境,而她所住的最里间的复式公寓的门口,正站着个穿T恤短裤的男孩儿,他身姿笔挺,脚边还放着两个老大的购物袋。

陆见深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靠近了对方,往男孩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小遇,你这是在我家前面站岗呢?”

男孩猛地回头,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她,突然伸手抱住她的腰,将头埋进她怀里,“姐姐,你回来啦。”

陆见深揉了揉他的脑袋,单手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她轻轻松松地拎起他放在地上的购物袋,推着小遇走了进去,“快进来坐着吧,等很久了吧,累不累啊。”

男孩懵懵的,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回过神来又飞快地摇头否认。

组长要送人过来怎么不提前跟她说一声,早知道的话,她就早点回来了,况且留小遇一个人在这里等着,万一碰见坏人怎么办,小遇乖乖的一小只,岂不是轻易就被人糊弄走了。

怪不得上次能让小遇跟着宋显跑去捉小鬼,组长看起来厉害,对待下属也体贴,反倒是在照顾自家子侄上显得不那么靠谱了。

想起小遇上次跟她说的话,再看这小孩还在那一边按小腿肚子一边笑着说不累才刚来安慰她的样子,还怕他担心,都不敢告诉她等了多久,陆见深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有邻居提着垃圾袋路过,听见两人的对话,心里奇怪,这小孩不是跟他一班电梯上来的吗,照说也才等了不到一刻钟吧,小陆这是误会了吧。

男孩注意到邻居朝他们这边看过来的眼神,他回看过去,朝他笑了一下,实足无害的模样。

门关上了。

“小遇吃过晚饭没有,肚子饿的话,姐姐煮面给你吃好不好?”陆见深说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公寓的冰箱里空空如也,就剩她搬进来时宋显备下的一些食材了,哪怕她有心想给小遇做好吃的也没东西下锅。

她听一栋楼的邻里时常念叨,像小遇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应该是最能吃也是最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她答应组长让小遇来她这儿玩,总不能连最基本的饮食都没法顾好。

从前在苍穹的时候,虽说修真之人可以辟谷,吃食并不打紧,但她师傅却是最贪口腹之欲的人,每回她大师伯不在,师傅总爱领着她和一帮师弟师妹溜出去下馆子,乌泱泱一帮人总能把酒家的存货都给吃个干净,惹得店家老怀疑他们衣着风光,怎么吃起东西来跟没吃过饭似的。

这种做贼般的生活一直延续到一日下山,师傅居然逮到师伯也在山下馆子里开小灶,师傅自觉抓到了师伯的小辫子,好一通嘲笑,师伯恼羞成怒,两人过起招来差点没把店给掀了,陆见深则带着那杆小的们抱着盛满下酒菜的盘子蹲在一旁吃瓜看戏,还纷纷下注,这回又得过几百招才能分出个胜负来。

她师傅还常常跟她炫耀,若非他经常带他们加餐,这一个两个徒弟早早辟谷,还不都得跟豆芽菜似的消瘦,哪能像现在壮实地活像只山猪。

……虽然师傅每次说完,总会被一众师妹们围起来“切磋”。

开玩笑,女修士难道不要面子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