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玄学天师再就业指南 !“……阮安?你还好吧。”陆见深迟疑地戳了戳他的肩膀。

“我真傻, 真的, 我单知道组长是个扒狐狸皮、要狐狸命的大魔王, 却不知道他还有个神出鬼没的大侄子,陆陆啊,这日子真没法过了……”阮安两眼放空,一脸灰败,陆见深几乎能看到他头顶的那一大片乌云。

事实上, 自打小遇从这扇门走出去以来,他已经盯着自家大门足足碎碎念了半个多钟头, 陆见深毫不怀疑, 但凡小遇晚走一步,他指不定得冲过去抱住小崽子的大腿哭嚎着求饶。

“陆陆!”阮安猛地握住她的手,“我的银行卡密码是98***5, 家里还有当季新收到的没上身的小裙子, 回头我把钥匙给你, 我的这些身后财产,就全交给你了。”

他鼻头通红, 一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要记得我们的同事情谊, 经常来我坟前看看我,多烧点吃的,特别是炸鸡给我吃, 还有啊……”

“你这也太夸张了。”陆见深哭笑不得地把手抽出来。

“绝对不是夸张啊!”阮安一阵哀嚎, “就这还是我往好了想的, 没准组长连跟狐狸毛都不会给我留下,到时候只能委托你们帮我建一座衣冠冢,你想想那场景,怎一个惨字了得。”

得,看样子他一时半会儿是缓不过来了,陆见深被他嚎得头疼,就连猫崽都捂着耳朵溜去了二楼,避得他能有多远就有多远。

喵呜,这只狐狸简直不要脸,居然想把眼泪擦在猫爷爷那么干净漂亮的毛毛上,真当你猫爷不要面子哒!

“对了,你之前的信息里不是说帮我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吗,我不会用那个,不如你来教教我?”陆见深好不容易想了个话题,能暂时岔开他的注意力也好啊。

阮安吸了吸鼻子,轻车熟路地抓起陆见深的手机给她下载了个微博,将账号登陆上去,陆见深定睛一看,上面的名字赫然写的是——“爱玄学的小仙女”。

陆见深:这是个什么鬼名字???

她觉得自己有些手痒,想把阮安按在地上摩擦的念头前所未有的强烈。

阮安还笑得一脸灿烂地跟她炫耀:“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帮你取的名字可爱又有趣,啊,我可真是个天才。陆陆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呀,放心,不用感谢我。”

“陆陆,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转过去转过去,你这个眼神会让我想到大魔王的。”

“阮安。”陆见深咬牙,“马上,帮我把这个名字改掉!”

“为什么呀?”阮安抱着手机不撒手,“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名字,里面凝聚了我的心血。”

“改掉!”陆见深松动了一下手腕,骨节嘎吱作响,“否则,不用等组长动手,我现在就扒了你的狐狸皮。”

“改就改嘛,这么凶干什么,陆陆跟大魔王的侄子待久了,变得一点也不可爱了。”阮安哼哼唧唧地坐在沙发上,委屈得像个被强娶进家门的小媳妇。

陆见深:……她觉得今天做过最错的一件事,就是放这厮进家门。

围了避免阮安再想出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陆见深一锤定音,直接让他把微博名改成“苍穹派大师姐”。

“好啦,改完了,你自己看看吧。”阮安把手机丢还给她,陆见深拿起来一看,“苍穹陆半仙”猝不及防地闯进她眼里。

“我刚才是怎么告诉你的?”

“你轻点力,我都怕手机给你捏坏了。”阮安欠嗖嗖地把屁股挪到一边,“帮你稍作改动,稍作改动。”

“微博名一年只能改一次啊,你要是还想改可得花钱充会员了,不值当呀。”阮安果断抓住了她的死穴,“来来来,我们拍张照片传上去,把昨天那档子事认领一下。”

“不必了,麻烦。”

意料中的拒绝,阮安低下头,肩膀快速抽动,“我的命好苦啊,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组长是个……”

“停停停!”他反反复复哭诉了这么多回,陆见深听得实在是脑仁疼,她快速地拿起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随意拍了张照片发出,“这下可以消停了吧。”

“不是。”这回轮到阮安发懵了,“你这就完了?好歹也找个角度修修图再发呀,快拿过来让我看看。啧,就你这拍照技术,果然是全靠脸扛着。”

他换了个姿势,蹲在沙发上,几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顺着小裙子滑了出来,在沙发上扫呀扫的,落下满沙发的狐狸毛:“好了,再去昨天那件事的录频底下评论,搞定!”

陆见深没搭理他,她盯着自己的沙发,眉头越皱越深,“狐狸,你最近是不是掉毛掉得有点厉害?”

阮安:“……谢谢,我拜托您闭嘴吧。”

“哟,这么快就有人发现了,陆陆坐过来点,看看这些评论,还挺逗的。”

陆见深:“你是让我坐在你的狐狸毛上吗?”

阮安恼羞成怒:“干嘛!揭狐不揭短晓不晓得,再说了,人都会脱发,狐狸掉毛有什么奇怪的。”

陆见深立马改口安慰他:“我懂,我懂。”

她心想,正在研究的生发符水,刚好能用在阮安身上试试,要是对狐狸毛有用,换个对象,应该也就差不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