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玄学天师再就业指南 !作者码字不易, 还请小可爱们支持正版哟~~ 陆见深接着问孙老太:“然后呢?”

“人老了胆儿也小,可我想到我孙子可能在里面,我哪敢怕呀。”孙老太苦笑着说, “我使劲儿把棺材板推开,俩小子就在里边躺着, 闭着眼就跟睡着了一样, 这一看我老太婆腿都软了,还好, 孩子们都还有气。”

“我叫他们不醒, 没办法, 我只好抱着一个背着一个,把他们弄出去。哦,走出去的时候, 我还看见黑压压的天上有一群麻雀边飞边叫。”

“到这儿, 我就醒了。”孙老太期切地看着陆见深, “小师傅, 这些有没有用啊,棺材这东西,不太吉利吧?”

梦见白虎扑来意味着困难重重, 孙老太这些天一直为孙子们的安危所苦恼,处于困厄与对自己的折磨中,才会在梦境里以这种形式展现出来。而在被追逐的过程中, 两个孩子的失踪也正能反映这一点, 这表示眼下所要面对的难题。

至于孙老太一直所担心的棺材, 其实倒并不一定是不吉利的。

孙老太先前一进屋,看到的棺材盖牢牢闭着,这的确是大凶之兆,意味着将有突如其来的灾祸发生;幸好后来棺材被推开,孙老太带走了两个孩子,而她离开时看到的阴天则预示着主苦日临,近期会收到坏消息,可她却又看到了麻雀。

如果单单只有一只麻雀,是不吉之兆,但孙老太梦见的是一群麻雀在叫,就成了主大吉的。

总算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最后的结果应该不会太差。

陆见深心里有了底,她将自己从孙老太的梦里看到的大概解释了一下,又宽慰了她几句,这才说要与老林和李申他们先回去想想,有了结果再告知她。

老太太哀切地跟他们讲,只要能把孩子平安找回来,再加多少钱她也愿意。倒是那年轻女人看上去有些不满,小声嘀咕了几句。

等他们出了门,李申才抱怨道:“除了知道他们还活着,别的咱们什么也不清楚,这人可怎么找啊。”

老林道:“要是简单,哪还会开这么高价,我找老太太要了孩子的贴身物品,回去开坛看看能不能找到具体方向。”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要是实在没办法,还得赶紧回了人家,没准能有更有能为的人出手,别耽误了两个孩子。”

李申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也不反驳。

“不如先开车去他们的学校一趟?”陆见深忽然开口说道,“照你们先前说的,无论是学校还是周围的街道都装着监控,无论是谁带走了他们,两个小孩子凭空失踪不让任何人发现的可能性可不高。”

除非……他们根本就还在那个地方。

老林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的意思是,他们还在学校里?”

李申道:“怎么可能啊,学校都被人翻了个底朝天了,要真在学校,哪会到现在都没找出来。”

陆见深浅浅地笑了一下,她生得好,这一笑显得整个人乖巧安静,看上去像是个无害的女学生:“我也不知道,不过去看看,也花费不了太多时间,就算想错了,万一能找到别的线索呢。”

老林没有反对,一行人打开车门上了车,车里闷热地不行,李申立马打开了空调,“这才几月啊就这么热,等到了八月份,还要不要活了。”

他双手合十,十足虔诚的样子:“感谢威利斯·开利创造了空调,我这条命都是他给的。”

老林不咸不淡地来了句:“我记得你前不久还满口念叨着冯诺依曼发明了电脑,怎么,这么快就变了?”

李申抵死不认:“我几时这么说过了,你不要诬陷我。”

老林面无表情:“就在你沉迷那什么吃鸡游戏,以至于连天师证都没能考过的时候。”

李申:……

“不是我说,芝麻大点小事,你记那么牢干嘛?再说了,我……啊!”李申惊恐地看着后视镜,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旁边那个包,怎么自己在动?”

陆见深低头,干脆利落地把包拿到自己膝盖上,拉开了拉链,一个圆乎乎的白团子立马窜了出来。

“喵,喵喵喵。”猫崽控诉地朝陆见深叫个没完,怎么能把可爱又柔弱的小猫咪独自留在车里,崽崽都要被热死啦!

陆见深自知理亏,伸手过去给它撸了撸毛,猫崽很快舒服地打起了鼾。

李申好奇地转过来看着猫崽:“我说呢,敢情包里揣着只猫啊,唉,你这猫是不是太胖了些,这一看跟头猪似的,那么肥。”

猫崽猛地睁大了眼睛,爬起来愤怒地瞪着李申:“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