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玄学天师再就业指南 !作者码字不易, 还请小可爱们支持正版哟~~ 未免他再发神经将门带上, 宋显直接推开他走了进去, 顺便说明了来意。

季承:“哦, 搞了半天,你们就是之前打电话的那些江湖术士啊,我先申明啊, 我是唯物主义者,不信你这这些东西,你们就不要在我这里白费功夫了。”

他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抱着个抱枕,对陆见深道, “小姐姐, 长的这么好看, 干嘛非得跟着他们当神棍啊, 你来我公司包装包装,一准能红, 没准以后还能当演员拍戏呢。”

陆见深挑眉,这是捣鼓着她去做戏子了?

“哎呀, 不来就不来呗, 你拿手机砸我做什么。”季承揉着鼻子把手机捡起来, “我脸上就鼻子长的好, 砸塌了怎么办。”

宋显抢先开口:“陈放这个人你知道吧, 这是他的直播, 你看完再说话。”

就陆见深那大黑脸, 他怕让季承再这么贫下去,不等徐菲来找他,陆见深就能先把他送下去见阎罗王了。

难道是天气太热的缘故,组里这一个两个的火气怎么都这么大,要不等事情结束去买点下火的菊花茶放起来?

宋·大家长·老妈子·显今天依然为组员们操碎了心。

季承虽然嘴上嘀咕不断,手上却很诚实地拿起手机看了起来,越看到后面,他的脸色就越差,硬生生在空调房里憋出了满头大汗。

再怎么说,陈放也是个年轻力壮的大男人,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东西或者人,能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直接把他拖走,甚至让他毫无抵抗之力。

季承干笑着:“没准是陈放自己捣的鬼,就是学弄出点噱头来也没准啊。”他抱着最后一点侥幸想。

客厅里的电视仍放着枯燥无味的广告,季承拿起遥控器,准备先把电视关了,结果他按了半天,电视却没有反应。

不是吧,难道遥控坏了?季承烦躁地将遥控器扔到一边,走过去打算直接关了。

电视屏幕上忽然变成了满屏的雪花片,一个女人的上半身渐渐变得清晰,她扭了扭脖子,发出嘎吱的声响,她阴恻恻地盯着电视机前的季承,缓缓举起右手,朝他的方向指了指。

下一个,就是你。

“妈呀!你们看见没有,有,有鬼啊!”季承猛地窜到宋显身上,像只章鱼似的死活粘着不肯下来。

宋显揪住他的后领,把他丢回到沙发上,特别冷漠无情。

陆见深感慨道:“想不到现在的鬼变得这么有礼貌,下手之前还会需先通知一下,好让人准备准备。”

季承:有礼貌?确定不是在故意吓他吗?

而且这是要他准备什么啊,写遗书?还是干脆把自己洗白白了送过去给她砍啊。

宋显对她的观点倒很赞同:“可不是,之前你们在学校抓的那只地缚灵,现在在地府混得不错,天天帮着孟婆炖汤,孟婆稀罕他稀罕得不得了。”

“人间都是一天一个样,地府也不甘示弱,我前些日子还拖一个熟鬼帮我在中城置办了一套宅院,这年头鬼市里的地价真是一天一个样,涨的比帝都的房价还快,再不入手,我怕百年后到了地下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宋显捂着胸口,心有戚戚然的样子。

陆见深若有所思:“听你这么说,我也应该早做打算才对。”她暂时是用不上的,但是老道士的可不得先预备着,道观穷成那样,老道士摆明了没钱准备这些。

这么一盘算,陆见深只觉得有座大山压在她背上,唉,她果然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穷人。

宋显见她对这方面感兴趣,跟她科普道:“要我说,往地下烧别的什么都是虚的,还不如多来点纸钱,我先前应邀帮人做法事,他们准备的东西倒是齐全,什么纸糊的手机跑车,就连纸娃娃都备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他兴致勃勃地道,“人老先生托鬼差传话告诉我,别烧那些有的没的了,底下都出到苹果十二代了,车都是鬼气悬浮的,他们烧的那些东西早被淘汰了,他都没好意思拿出来用。”

“人地府发展的可比咱们好多了,难怪现在有些鬼都不想去投胎了呢。”

“两位大师啊!”季承都快哭了,“话题跑远了吧,这些以后再聊好不好,我这边比较迫切啊!”

陆见深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你不是不相信这种歪门邪道的东西吗,唯物主义者?”

“此一时彼一时啊。”季承看上去恨不得扑过去抱住她的大腿。就算他再头铁,平时嘴巴再硬,真碰上这种事还是怕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