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玄学天师再就业指南 !作者码字不易, 还请小可爱们支持正版哟~~ “等我报完了仇,我也心甘情愿受罚,难道这还不够吗?”

“天真。”沈遇嗤笑一声,“别跟我提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 你被人所杀心有怨气,那死在你手下的那些人, 还有他们的亲人,他们难道就不怨?你一个死鬼是不受影响,可怜徐家的子孙后代就要被你连累。”

“你家人本来命格上虽说不是大富大贵, 但也能衣食无缺平安此生, 你这么一来, 欠下的因果报应如附骨之蛆牵扯到他们,连带着徐家未来子孙的好命格可都要大打折扣了。”

“再这么下去,最后遭罪的只会是你在乎的人。”

徐菲大受刺激,她瘫倒在地上,“怎么可能呢,我,我不是有意的, 不是的……”

她已经害得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让爸妈这么伤心, 怎么还能损了他们的福寿呢。

她,她一开始, 只是想要为自己出口气而已啊。

“其实你就算不动手, 等那些人死后, 生前犯下的口业也会让他们尝到恶果,自有拔舌地狱等着他们,你知道什么是拔舌地狱吗?”沈遇很有耐心地跟她解释,“生前诽谤害人,死后被打入拔舌地狱,被小鬼拿个钳子,生生将他的舌头拉长拔下,如此往复。是不是比你直接杀了她们更来得解气?”

徐菲:好,好像是耶。

沈遇的声音宛若玉石相击,洋洋盈耳,落在季承耳朵里却成了一道催命符,他死死地捂着嘴巴,生怕不知从哪旮旯里冒出个小鬼来拔了他的舌头。

徐菲神色黯然:“就算我知道错了,只怕为时已晚,没法回头了吧。”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你去了地府,好好向判官陈情,处罚固然不可减少,但至少可以将对你家人的伤害降到最低。”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劝也劝了,如果徐菲仍旧执迷不悟,他现在就能让她灰飞烟灭,连下地府受罚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徐菲朝沈遇的方向拜了一拜,继而一下子扑到季承跟前,她的脸贴得季承极近,黝黑的瞳孔正对着他的眼睛,季承被吓得腿软,又不敢往后退,因为对方的手正扣着他的脑袋,他要是敢动上一动,徐菲尖利的指甲一定会刺进他的后脑勺。

“你先前答应我的那些话,还做不做数了?”徐菲说话的声调仍然怪异,她一开口,阴谲鬼气扑面而来,糊了季承一脸。

“作数,当然作数!”季承就差当即指天发誓了。

徐菲这才松开了他,“我能不能最后去看一眼我爸妈和哥哥?”她心里酸楚,“以后,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像她这样是要下地狱的,而爸妈一辈子与人为善,百年之后定能有个好结局,没有她这个女儿拖后腿,来世也会投个好胎。

沈遇道:“去吧,鬼差会在徐家等你。”

徐菲道了声多谢便不见了踪影。

“她真的走了?”季承咽了口口水,一脸后怕,“不会再回来吧?”

“不必担心,自有鬼差看守助她。”陆见深道,“不过你吸了她的鬼气,最近会病上一场,还有你先头应承了的事……”

“放心吧,我还没那么畜生。”季承苦笑道,“我明天就去徐家道歉,顺便帮他们拍一个澄清的视频,用我的账号发,也好让更多的人看见。”

“那个……”季承可怜巴巴地看过来,“大师啊,你们先前使的符,能不能赐我几道防身啊?”

“徐菲不会再来缠着你了,你还要这个做什么。”

“话不是这么说,就当求个心安不是。”季承舔着脸笑道,“我愿高价求符啊。而且大师您放心,您这里求得的符,我一定好好供起来。”

听到“高价”这两个字,陆见深耳朵一动,她转过头:“我没带符,你呢?”

宋显:“我也没带。”他手边只有收邪法符和镇妖符云云,给了季承他也不会用,“我这儿有沓黄纸,你要吗?”

他是知道陆见深画符的速度的。

“要的。”陆见深接过来,又找季承要了朱砂,她趴在茶几上几笔画完,吹了吹未干的笔迹,“给,回头等干了再找个锦囊放起来,随身带着就成。”

“这么快?”季承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跟随手涂鸦似的,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电视小说里不都讲究个焚香沐浴,凝神净气的吗。

“你要不要?”

“要要要。”陆见深的本事,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的,管他有没有用呢,和她结个善缘总归是好的,“多谢大师了。”

“大师啊,我这儿没多少现金,您看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