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玄学天师再就业指南 !作者码字不易, 还请小可爱们支持正版哟~~

老头一瞪眼:“想什么呢你, 个不识好歹的兔崽子, 每日都给你一个馒头,已经是看你干活勤快了, 还想多拿饼子, 做梦去吧你, 再啰嗦, 馒头都没得吃!”

听老头这么说,子哲也知道不可能了, 他垂着头, 掩去眼里的失落,拿了馒头和肉饼默默走了。

小老头还在后边大声道:“现在的人啊,真是越养越贪,一点都不晓得知足, 活该没爹没妈, 带着他那个没用的弟弟死皮赖脸蹲在咱们这儿吃白饭。”

李申简直气成了个冲天炮,一点就着,“什么玩意儿, 就凭他干那么多活,到哪儿不能讨口饭吃,真眼说瞎话,我看你才是吃白饭的那一个呢!”

子哲虽然失望, 却远没有李申那么生气, 他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待遇, 带着吃的推开了房门。

这间屋子小的厉害,除开那排大通铺之外就剩了条过道,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大冷个天的,他们没有暖炉,子哲已经把自己的被子也给子礼盖到了身上,也还是太过单薄。

听见有人看门的声音,子礼立马翻身坐了起来,兴奋地喊:“哥,你回来啦!”

子哲飞快地把门关上,省得冷风吹进来,他走过去,爬上床挨着子礼:“你怎么猜到是我的?”

“今天可是小年夜,别的人肯定都想去门口看热闹的,只有哥惦记着我,才会回来陪我。”子礼说着,又猛烈地咳了几声。

子哲忙给他拍背顺气:“没事吧,天一冷,你的病就更厉害了。我今天在墙角捡到了两个铜板,哥都给你攒着,等钱够了,哥就带你去看大夫。”

说着,他从胸口掏出两个馒头和那个肉饼,把肉饼递了过去,“喏,今天东家发肉饼子给吃呢,咱都多久没尝过肉味了,哥哥一路揣在胸口给你捂回来的,还热着呢,你快吃一口。”

子礼眼睛都亮了起来,他快活地接过,咬了一大口下去,“太好吃了吧,这是我这一年里吃过最香的东西。”

子哲看他吃的香甜,悄无声息地咽了下口水,掏出馒头开始吃起来。

“哥,你呢,你吃过肉饼了吗?”

子哲不假思索地道:“我那个在外面吃完了,这个是特地带回来给你的,今天放饭的大爷心情好,多给了我一个呢。你快点吃吧,多吃点肉,身体才能好。”

听见哥哥吃过了,子礼这才放心地大口大口吃起来。

等到其他孩子回来,夜已经深了,他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门口路过的舞狮队伍有多有意思,子哲听着听着,眼里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好奇和羡慕。

子礼靠过去问他:“哥哥也想去看的吧,下次你不用特地回来陪我的,跟他们一起去瞧瞧吧,子礼是大人了,一个人没关系的。”

子哲给他捂好被子:“没事儿,别说傻话,你伤寒没好呢,我得照顾你。”

笑过闹过,一群半大的孩子才钻进被窝里沉入梦乡。

李申百般无赖地想坐到他们床沿上歇一歇,结果一屁股坐下去,当即摔了个大马趴,他揉着屁股站起来,“差点忘了,这些都是虚的,看得见碰不了。”

“对了陆陆,我们得等到什么时候啊?”他不好意思地揉揉肚子,“看他们刚才吃肉饼吃的这么香,我都有点饿了。”

说完,他的肚子很给面子地发出咕噜一声,在静谧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大声。

老林暴躁地吼他:“叫你不好好修行,辟谷都做不到,成天就晓得吃。”

陆见深翻了翻口袋,还真掏出一根巧克力给他:“咱们分着吃?”这还是她从小镇上出来的时候,正赶上有家娶新娘,满大街送喜糖吃。其中大多进了猫崽的嘴巴,她身上也就剩下这一块了。

她说着就撕开包装纸,掰了一半递过去,李申感动地道,“陆陆你真好。等这事儿结了,我请你去吃东门那家烤肉去,我跟你说啊,那家店的蘸料……”

陆见深认真地听着,时不时点头附和几句。

老林:他是带了两个小朋友出来春游吗?

关键是巧克力也不知道孝敬孝敬全场唯一上了年纪又没饭吃的长辈,好气哦。

等到了后半夜,房间里渐渐弥漫进一股烟雾,陆见深从窗口向外看,外头是接连的火光,红得像是要把半边天都给点着。院子里本就围了许多稻草,这一起火,再加上风吹,火势就更猛了。

“醒醒,快醒醒。”子哲白天太累了,他睡得沉,子礼推了好几下才把他弄醒。见他睁眼,子礼又忙着去推旁边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