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六 变成烤乳猪(1/2)

韩笙是这一代弟子中资质最为出色的,不过才二十一岁就要突破炼气成就筑基。要知修行不是件易事,常人三十筑基,百年结丹已是天才之最,而韩笙不过才二十一岁,其资质千年难得一见。

南华宗对韩笙这个弟子有着极大的期望,认为韩笙在成长的过程中没有殒落的话,未来将成为南华宗的又一个化神老祖,或许能带领南华宗走上更高的一个层次。

如今整个南华宗只有一个化神期老祖,如不能再进一步不出三百年便会坐化,一旦化神老祖坐化,南华宗将岌岌可危,如此南华宗才会对韩笙寄予更高厚望。

莫醉哪里知道自己一眼看上的人有那么大来头,跑到灵潭时已经热到快要爆炸,白烟越冒越多,都怀疑要烧起来了。

“水啊!”

看到灵潭那一瞬间的感觉,莫醉比看到自家酒鬼老爸还要亲切百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过去纵身一跃。

不料飞跃到距离灵潭只有半臂之遥时,周围空气突然形成一道无形的威吓,仿佛身上压了一座大山般,生生将飞跃起来的莫醉直线压了下去。

砰!

发生什么了?

一声闷响砸躺在地,连手指头都难以动弹一下。

莫醉趴躺在地感觉好懵逼,明明身上没有压到什么东西,却偏偏无法站起来,连动动手指头都费劲,甚至连思维都变得迟钝。

忽然一道闷哼声传来,似乎有活人。

莫醉眼珠子转了转,艰难地抬起头朝左边看了去,隔着自己的满头烟仿佛看到那里有个人盘腿坐在一块石头上,只是看得实在不清楚,想甩甩脑袋却甩不动,迟疑了一下干脆爬了过去。

才爬了一米多远莫醉就感觉不对,似乎那种无形的压迫感变得更加强烈,莫醉微微迟疑了一下,果断扭头爬远。

好歹活了二十五年,连这点眼色都没有,那干脆别做人了。

这时一丝白烟自莫醉头顶飘起,不受威吓的影响朝石头上的人飘去,那人不经意吸收后那张青紫扭曲的脸一下子平静了许多,右耳微动了动,忽然抬手朝右边方向一伸,呈抓状狠狠往回一扯。

一七窍冒烟的人被凌空抓来,扔到了脚边。

果然吸收进那股白烟以后,体内暴动的灵力就变得温顺了起来,那张青紫扭曲的脸也渐渐地趋向平静,露出了本来的样貌,竟然是韩笙。

莫醉有些懵圈,艰难地抬起头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不料后颈一疼,一下子晕了过去。

韩笙平静下来才意识到自己抓到一个人回来,虽不知这个人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又为什么会七窍冒烟,可显然这些烟对自己十分有用。见这人动弹,几乎下意识地就伸手劈了过去,待人晕了才尴尬收回手。

心底下有些抱歉,那是下意识的行为,回过神来已晚。

甚至不容韩笙多想点什么,体内丹田一阵胀疼,突破在即的他不敢再分心,那股白烟很是有用,期间韩笙没有再出现岔子,很顺利地就突破至筑基。

突破筑基的一瞬间,天空中聚集了雷云,很快三道天雷落下。

第一道时韩笙来不及防备,尽管已经承受了大部份的天雷,但还是有不少落在了倒霉的莫醉身上。第二道时勉强全接下,可到了第三道的时候就力不从心了,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天雷落到了莫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