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二三 昏迷不醒(1/2)

鸵鸟下意识奔跑了起来,只是跑起来忘记带眼睛,竟然朝一个小山大的石头撞了过去。

砰>_<

一百八十的时速撞到石头上是什么感觉?

一人一鸵鸟贴石,血液飞溅,良久才缓缓滑落地上。

嗡嗡……

莫醉觉得自己全身骨头都碎了,脑壳上围了一万只苍蝇,若不是还有鸟脖子垫底,估计脸也会变得面目全非。

某鸟比她撞得还重,不知还活着没。

莫醉晃了晃晕呼的脑袋,伸手将鸵鸟头抱起来看了看。

鸟头有大包,鲜血淋漓,鸟嘴歪斜,还睁着大眼,只是血泪糊了一脸,好痛苦好委屈好恐惧好悲催。

莫醉:……

这表情让她想到《爆笑虫子》里面那只爱放臭屁的黄虫子,竟忍不住想笑。

嗷嗷……

笑个屁,狼来了。

“别哭了,快……”走,莫醉话都还没喊完,就见某只一脑袋扎沙堆里当鸵鸟了。

好吧,某只本来就是鸵鸟。

莫醉推了推,又推了推,鸵鸟跟死了似得躺那不动,想必就是活着也会装死。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骨折了的腿,果断扒开鸵鸟翅膀躲了进去。

掩耳盗铃谁不会啊,凸!

咻咻咻……

刚躲进去狼群就已经来到,耳边传来痛苦的嘶叫声,落在后面的羊很快就被狼咬死,狼并没有急着进食,而是继续追赶前面逃走的羊群。

不少路过大石这里,但都没有停下来,而是直接踩尸而过。

莫醉:……

狼奔跑起看起来十分轻盈,可踩到身上的感觉却不是那么好受,尽管有翅膀护住,可莫醉还是有种被大象踩了的感觉。

数了数,至少被二十只踩过,几乎被踩扁。

莫醉一动也不敢动,躲在翅膀底下小心翼翼地看着,直到狼群跑远了才把脑袋露出来,用力扯了扯装鸵鸟的鸵鸟。

“别装死,快点起来,要不然等狼群回头,咱们死定了。”

鸵鸟闻声抬头,贼溜溜地往周围看了几眼,见狼群已经跑远,‘哧溜’一声跳起来就跑。

莫醉早就料到,所以整个挂在翅膀根那里,以防不小心被甩掉。

回头看了一眼那牛粗的死羊兽,心中暗道可惜了,这会肚子饿得能吃下一头牛,要是能来只烤全羊吃最好不过。

才跑出不足五里地,就听到狼群回头的声音,连一盏茶的时间都不到。

幸好暂时远离了战场,又不是狼群的目标,而此时狼群十分疲惫,暂时停止了狩猎,这才躲过了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