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三十 想瞒你说(1/2)

鸵鸟把脑袋从沙子子抽出来,甩了甩朝莫醉凑了上去,莫醉一巴掌拍了过去,没事别靠那么近,本小姐现在很暴躁。

嘎!

为毛打鸟?

呜呜,你个无情无义的怪兽,好歹同生共死过不是?

鸵鸟满目幽怨,却没有离开莫醉的身边,在它看来莫醉虽然凶狠了点,可待在莫醉身边还是很安全的。

青和老祖看着鸵鸟若有所思,这只不会飞的怪鸟甚至连一阶的凶兽都比不上,如果用人来比喻它的话,那它就是斑驳的五灵根,有幸引气入体也难以有所进展。

只是这鸟灵智似乎不低,就不得不让人好奇了。

或许运气好吃了开启灵智的天材地宝?除了这个原因似乎也没有别的解释了,如此想着青和老祖就将视线收了回去,不再注意鸵鸟。

秦师兄的伤势在服过丹药以后终于好了许多,伸手将莫醉拉到自己的身旁,小声地嘱咐着什么。

到如今他也总算看出来,莫醉对修仙界几乎一无所知。

眼前看得出来青和老祖对莫醉有些好感,若是莫醉能得到青和老祖的帮助,别说是引气入体,就是修炼到筑基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只是在此之前,一定要好好跟莫醉说,千万别得罪了青和老祖。

莫醉有些委屈,其实一点都不想得罪青和老祖,事实上多少还是有些孺慕,可在此之前毕竟有点想多,只要一回想就会感觉好囧,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给埋进去,省得站在这里丢人现眼。

“老祖正在观摩渡劫飞升,修炼到了这种境界,不是我们能够看得明白的,所以我们不要再出声影响老祖,只要老老实实待着就好。”秦师兄拿出一瓶药来,小心喂莫醉吃下一颗,又拿出伤药替莫醉上药。

莫醉把喂进嘴的丹药咬得‘嘎嘣’响,两下就咽了下去,然后大方凑过脸去让秦师兄上药。

秦师兄又无语了,丹药只要碰到唾液很快就会化为液体,所以一般人不是直接咽下去,就是在嘴里含上一会才把化成的液体咽下,哪有跟莫醉吃豆子似的咬得‘嘎嘣’直响。

莫醉不知秦师兄内心纠结,等脸上的刮伤上好药,又把腿给伸了过去,顺便还把裤腿给撸起来,说道:“遇到你之前我小腿断了,爬树前都还挺疼的,后来不知怎么地就忘记了有伤,你帮我看看这小腿还有救不。”

到现在莫醉也没敢去看自己的小腿,生怕是伤过头失去了痛觉。

秦师兄闻言却是一惊,赶紧看了过去,一边看一边伸手去捏,良久才收回手,表情一阵沉默。

莫醉一看,暗道一声完了,小腿果然没救了。

“怎么样,是不是要截肢?”莫醉一脸忐忑地问道。

秦师兄闻言愣了一下,赶紧摇头:“不是不是,不用截肢,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记错腿了,你这腿我没看出哪里有伤。”

莫醉也以为自己伸错腿,可看了看刚解下来的布条跟剑鞘,肯定道:“不会有错啊,我这腿当时断得骨头都露出来了,我是咬了牙才把它给接回去的,伤也是我自己包扎的,我总不能放着烂腿不管,把自己的好腿给扎起来了吧?”

只是说归说,莫醉还是把另一条腿也伸了出来,再三确定没有伸错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