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六三 救还是不救(1/2)

莫醉只得解释了一番,可这仨不跟韩笙那么好说话,竟然不信她说的话,愣是不承认自己昏睡了一个晚上,顶多就迷糊了一会儿,不得已莫醉只好求助于韩笙。

韩笙面无表情地点头,算是替莫醉说话了。

田多多一看立马就不爽了,好你个不要脸的废物,怪不得见不着人了,原来是跑出去勾搭韩笙去了。

顶着个癞蛤蟆似得光头,也不嫌丢人。

还别说,莫醉真忘了自己现在很丑的事实,还以为自己没有变化。不过莫醉也没想过要勾搭韩笙,虽然打从心底下觉得韩笙比秦昊好看,可已经认定了秦昊,就不会再去招惹别的男人。

事实上情这种东西在最初的时候勉强还是能控制的,在不被撩的前提下谨记自己是有对象的人,就不会轻易被诱惑。

莫醉就是如此,时刻谨记着自己已经有了秦昊,外看别的男人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心如止水。

有那么一两个好看点的,她也会多看几眼,但仅仅是欣赏而已。

因此田多多那眼神扫来,莫醉就没好气地一脚踢了过去,低骂道:“你再瞎想也没用,我是秦大哥的,秦大哥是我的,我跟秦大哥除了彼此以外谁也看不上,你田多多这辈子也别指望了。”

虽是低声说话,可都是修仙之人,耳目清明,自是听得到。

韩笙略感意外地看了莫醉一眼,视线多落在莫醉的光头上,不自觉扯了扯嘴角,这女人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

说起来韩笙也诧异,性格温和却有些死脑筋的大师兄竟然看不上容师姐,反倒喜欢上了这么一个古怪的凡女,实在耐人寻味,也不知这凡女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由得打量莫醉一番,就觉得……若有特别之处,那就是特别不要脸,这副模样还好意思说自己美若天仙。

大师兄的眼光向来不错,只是这一次真的看走了眼。

韩笙收回视线,打量起洞府来,这或许并非什么洞府,而是沉落地下的院子,很有可能是上古宗门的杂役住处,否则不会如此简陋。

灵力夹杂着神识在林成体内仔细扫视了一番,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之处,那所谓的红雾连一点迹象都没有。

若非醒来时的情况大有不同,韩笙说不准也会认为莫醉在瞎说。

“现在情况未明,暂时莫要离开这里,一切等确认了再说。”韩笙说完后就不再说话,寻了块地方打坐。

莫醉几人大眼瞪小眼,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生怕会影响到韩笙。

反正用不了多久就会天黑,有什么事情不如等天黑再说。

只是莫醉很是好奇,这天上连个太阳都没有,是怎么知道它什么时候天黑的?更令人好奇的是,明明就没有太阳,顶上却有阳光照射下来,还真是见了鬼了。

为了能观察得清楚,莫醉把洞口修理了一下,然后扒着洞口那里往外看,希望能发现点什么。

鸵鸟安分不下来,挤着莫醉蹦跶了出去,在洞口四周溜达着。

渐渐地莫醉也看出了端倪来,早上的太阳光十分柔和,到了中午时就会变得火辣,下午后就只剩下余温,预示着黑暗即将来临。

莫醉兴奋地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小胖几人,却换来了一阵阵鄙视,仿佛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