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六八 你们谁来(2/2)

最恐怖的是随着极微弱的呼吸,伤品上的皮肉都在移动着,能清楚地看到从伤口处露出来的内脏,若非修行之人的内脏比一般人要稳固,绝有可能肠子都流出来。

这样都还活着,真见鬼了!

三人垮了脸:“药都用完了,可一点用都没有,能咋治?”

莫醉深呼了一口气,暗自告诉自己不能怪他们,毕竟在修仙界哪怕是手臂断掉,当时捡了接回去,再用灵力疗一下伤,事后就没多大的事了。甚至在骨肉缺失得不太多的情况下,耗费点灵力与时间也能完全长好,所以像这种开腔破膛的伤,但又没有缺失多少皮肉的伤,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莫醉还是忍不住发飚:“伤成这个样子,要是洒点药就能行他早就活了。你们也真够可以的,就不能帮他把伤口缝一下?就算不缝起来,哪怕是把伤口靠拢包扎起来,也总比这样一直敞着胸强啊!”

最重要的是这样好吓人好吗?

看一头被开腔破膛的猪没感觉有啥,可换成是人就不太美妙了。

三人一脸懵圈,显然听懂了字面上的意思,可更深一点的却不太懂。

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嘛意思来着?

“妈的,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有着像你们一样的猪队友。”莫醉狠狠地瞪了三人一眼,连鸵鸟也被迁怒挨了一脚。

几人就不爽了,这是骂他们是猪啊,太伤人自尊了。

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蚱蜢,你自个也是个不见得好到哪去的废物,凭啥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

莫醉一时情急说错了话,才说完就感觉不对,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哪是想辙回就能够辙回的,也不想说什么抱歉的话,干脆就转移话题:“行了,别愣在那里了,赶紧来帮忙。”

三人尽管心里头不痛快,但见莫醉似乎有法子救人,就暂且将心中的不快压下,先救人要紧。

莫醉暗自抹了把汗,说道:“这法子其实很简单,就是拿针线把伤口给缝起来,这样一来外伤就比较容易恢复,韩师兄活下去的几率也能大一点。等伤口愈合了,韩师兄自己醒来以后再自己拆掉就行。”

三人闻言一脸古怪,这种治疗的法子没听过,不过琢磨了一下又觉得可行。

虽说外伤很容易痊愈,可伤口两边的皮肉一直分离着,有再大的自愈能力也没用,如此一来反倒省灵力。

“办法我也说了,你们谁来?”莫醉就没打算自己来,毕竟连缝衣服这种事情都没干过,顶多就见过几次,知道怎么缝。

三人齐齐摇头,打死不干,谁想出来的法子谁干。

莫醉:……

擦!

这种时候装什么卵,连枯木蛇都不怕,还怕缝个伤口?

半个小时后,莫醉掀了掀韩笙胸膛上那挺有弹性的肉皮,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拿起针来缝衣……不,是缝皮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