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七八 他要成亲(一)(1/2)

任你再牛掰轰轰的,现在不也变成了小奶狗?

小红狗满目凶残,丝毫没有因为变成小奶狗而有半点收敛,反而因莫醉的嘲笑而变得更加的愤怒,狠狠地咬着莫醉的手,歧途咬断莫醉的手指。

莫醉看着看着,笑容就收敛了起来,渐渐皱起了眉头。

“小树苗,你说这小奶狗是怎么回事?都变得这么小了,性子好像还一点都没变。”莫醉扯了扯小树苗的叶子。

小树苗不耐烦地收回自己的叶子,对莫醉的愚蠢已经不打算救治,没好气地说道:“它是凶兽夜狼,已经成型的凶兽,哪怕变成了小奶狗也仍旧改变不了它是凶兽的事实,任你费再大的劲去驯服也没用,它只会恨你吃掉你,更何况它只是体型变小,又不是本性丢失。”

莫醉一时无言,看着明明凶狠无比,却怎么看都萌透了的小红狗,很难相信小树苗的说话。

“不过它现在只剩下凶兽魂了。”小树苗又补充了一句。

莫醉就道:“都剩下魂了,难道也不能驯服?”

小树苗哼道:“你看看它的眼,你觉得可能吗?别看它现在可爱,可别忘了它在不归秘境是有多凶残,那白骨山就是它造成的,死在它爪下的不止凶兽,还有不少人类。这么一个凶残的怪物,你还觉得它可爱?”

莫醉看了看小红狗,低头想了想,又睨了一眼小树苗。

“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呀,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沙林里头那棵老沙树吧?多少生命死在你的手里,你算过没?”莫醉突然就想起这茬,然后又想起自己也是差点死在它手上。

小树苗顿了一下,无比认真地说道:“小爬虫,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本树虽扎根于沙林中,从不与其它生物为敌。它们依附于本树而活,就等于被本树圈养。虽是如此本树也没想过要屠了它们,是它们太过贪心,竟然妄想想到本树的精华,那就休怪本树不客气。”

莫醉突然想到自己采集的沙果,赶紧就转移了话题:“对,你说哒对,那依你看,这小奶狗怎么办?”

小树苗抖了抖叶子,不上莫醉的当,认真道:“沙果就是本树凝结的精华,你采了本树三分之一的沙果。”

莫醉一脸严肃:“咱们还是先谈谈这小奶狗的事。”

尼玛不采都采了,还想让她还回去还是咋地?哪棵树吃自己结出来的果子的。等秦昊回来,她就把沙果全拿来酿酒,看你还怎么要回去。

“还能有什么事,反正以后你也得要武器,到时候把它炼了当器魂,还能整出把成长武器出来。”小树苗没好气道。

莫醉将小红狗拎起来看了看,感觉有些舍不得,毕竟真的好萌。

“你说我要是去找只快死了的小灵兽,把它给塞进去,它会不会就变成只小灵兽了?”莫醉不死心地问道。

小树苗都快要被她给蠢哭了,真想一叶子拍死她,说道:“那你还不如直接养只小灵兽,就它这样的,就是给它神兽躯体,它也一样是凶兽,别说它能不能夺取小灵兽躯体,就是能夺取,成功了它第一个咬死你。”

夜狼小红狗听不到小树苗的意念传音,但能听懂莫醉的声音,显然莫醉想要给它找了个躯体,而某物则不同意。

虽说它是只凶兽,但也是高智慧凶兽,自然懂得衡量利弊,迟疑了一下才松开口,冲着莫醉嗷嗷叫了两声。

听着这奶声奶气的叫声,更觉这小红狗萌了。

莫醉将小红狗拎至跟前,仔细地盯着小红狗的眼睛看,发现小红狗看似温顺了许多,但眼底下却是难以掩盖的凶残。

再联想到秘境所见,忽然就觉得小树苗说得有些对,这夜狼很难驯服。

最重要的是这夜狼很危险,倘若让它得了身体,又一直未能驯服,待它把神通修回来时,恐怕又将是一场灾难。

那红雾便是它的神通,能在不知不觉间,让所有生物陷入沉睡之中。几乎所有凶兽都无法抗拒,人类还尚且好一些,修为高的人尚且能抵抗一阵。这也是为什么从未有金丹以上的人从秘境里出来的原因,因为没有被红雾迷倒的人,都被夜狼给弄死了,哪怕是化神强者,也没有逃出来。

而莫醉真的是个例外,红雾只针对有灵力者,而身无灵力者不受任何影响。

莫醉修炼得来的灵力,都被用于强化体质,因此体内没有任何灵力存在,从一开始就被夜狼忽略掉,才会钻了空子。

“我看……”莫醉盯着小红狗,才说两个字就发现小红狗眼中闪过红光,到嘴的话就变成:“就再看看吧。”

嗷嗷!

小红狗听不到自己想要的说话,再一次愤怒起来,四肢划拉着扑向莫醉,又要去撕咬莫醉。

莫醉:……

这家伙还真是……莫醉果断将小红狗塞回珠子里,并且与其它东西隔了开来,以免它作乱。

小树苗就觉得,这夜狼属于纯粹想不开那种,原本渐渐消亡也挺好的,偏偏化成魂也不想放过莫醉,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