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八十 新娘不是我(一)(1/2)

莫醉醒来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之前被夜狼造成的重伤,也在这半个月里不知不觉地好起来。

只是莫醉听到三个月后就是秦昊与容柳香成亲之日后,这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怎么也想不通不过去了一趟秘境而已,怎么回来以后连男人都丢了。

如果时间能够重来一次的话,自己会不会拦住秦昊不让去呢?

莫醉呆呆地想了许久,只是不等莫醉想出个答案来,好久不见的梅执事就在她跟前蹦跶起来。

“哟,这不是傍上咱们万剑峰峰主大弟子的废物吗?咋的,终于啥得醒过来了?还以为你要继续在这里白住着呢。”梅执事想到自己为了讨好莫醉贡献出去的那么多只三珍鸡,就肉疼得不行。

莫醉睨了她一眼:“咋地,想收租?南华宗有那么穷吗?”

梅执事顿时噎住,没好气道:“这不是穷不穷的问题,而是这里不养废物,你要是想待在这里,就得给我好好干活,要不然就给我滚蛋。”

滚蛋啊?莫醉也想的,可她能上哪去?

自己的男朋友要成亲了,新娘却不是自己。虽然南华宗这里很大,就是万剑峰这里也大得不行,可总有种还待在同一个地方的感觉,心里面就有道怎么也过不去的坎。

“明天一早,我会起来干活。”莫醉白了一眼梅执事,心想不就是铲屎扫粪的活吗?好像谁没有干过似的。

梅执事一拳打在棉花上,有种气出错了地方的感觉,那点小心思也变得不上不下的。

可这会能怎么办,进去把人抓起来教训一顿?

说实话梅执事还没这个胆,毕竟人家外门有人,还是一下子有两靠山。

不说那田多多跟林成两人,就是那胖妮子也不容忽视,竟让丹房的金丹长老给看上收为徒了。虽说是五灵根,可十四岁就已经是炼气五层,又有炼丹的天赋,以后的前途也很难掂量。

“你知道就行,要不然连你带那只又丑又肥的大鸟一块撵出去。”梅执事想起那只净搞事情的鸵鸟,不由得气结,又狠狠地瞪了莫醉一眼:“既然醒来了,就管好你那只鸟,要不然哪天忍不住就把它给剁了。”

莫醉:……

这死鸵鸟又在搞事情?

嘎嘎!

正琢磨着呢,鸵鸟就跟只炸毛鸡似的,怪叫着冲了进来,身后还追了几个人,一个个怒容满面,一副要把鸵鸟宰了的样子。

鸵鸟见莫醉醒来,眼睛一亮,立马躲到莫醉的身后。

这夯货只管藏了自己的脑袋,身体会不会被人发现却是不管,仿佛只要脑袋安全了就全身安全了。

“咋的了这是?”梅执事看着几个杂役,不知怎地又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杂役气愤道:“这只大丑鸟又跑到三珍鸡那里祸祸,不但把刚调好的鸡食全吃了,还把鸡吓到不下蛋了,直到现在也没捡到一个鸡蛋。”

梅执事老脸一抽,瞪向莫醉:“你这大丑鸟还要不要了?”

莫醉想说不要的,这没出息的家伙是有多饿,竟然把鸡食都给吃了。

结果这还不完,另一个杂役弟子更是气愤:“刚挤的灵羊奶,我不过去方便个回来,就让它给全喝了。”

紧接着又有杂役道:“这大丑鸟必须阉了,刚它又跑到灵雀那里耍流氓,我都不知灵雀会下出什么蛋来了。”

莫醉:……

前两个还好说,后面这一个……要咋说?

难道她要说鸵鸟其实还没成年,应该不会干出那种猥琐的事情来?可她怎么觉得这事情就是鸵鸟能干出来的,而且没有最过份的,只有更过分的。

明明她这个人三观就很正,而且从根子里就是个很正的人,怎么身边就会有这么多不靠谱的玩意呢?养只鸟人不咋地,养棵树也不咋地,捡了只兽魂更是凶残,老天啊……这是要闹哪样?

莫醉往边上挪了挪,说道:“这事我不管,你们处理吧?”

梅执事跟杂役们顿时面色难看,心头的窝囊气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这要是能处理得了能赶到这里来?

他们一个个除了修为最高的炼气六层的梅执事以外,一个个都是四层以下,谁会是已经有了两阶的鸵鸟的对手?

欺负人,太欺负人了。

“这一次的事情就算了,以后你记得管好你自己家的鸟,再这样我们可就不客气了。”梅执事瞪了几个杂役一眼,自己先灰溜溜地跑了。

这废物人不咋地,偏生有一只大丑鸟傍身,一点都不好对付。

几个杂役你看我,我看你,还是果断地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