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八二 离开南华宗(一)(1/2)

莫醉回忆了一下,来到这里不长不短地也有一年多点的时间,却没有一次真正意义上地离开过南华宗,外面的世界长成什么样子,她也只从别人口中听到,或许该离开这里出去走走。

于是这几天她都在与人打听外面的消息,等抽了空就离开南华宗出去走走。

没过多久总算是有了时间,可连万剑峰都还没出,就被人给拦住了。

开始的时候这些人还以她没有身份牌为由,不许她四下走动,后来干脆什么借口也不找,只拦着不让她离开,有时候连兽棚都出不去。

同时还好委屈似的,让她不要为难他们。

次数多了她也就明白,这是被软禁了,至于是谁的主意倒是不难猜。

反正她来这里一年多,认识的人也不多,得罪的人自然也没有几个,因此想来想去除了秦昊以外最有可能就是容柳香。

其实她打从心底下认为不是秦昊,可这男人说变就变,明明说好了要娶她的,到头来还是娶了别人,因为信任度也大大打了折,因此是秦昊的可能性一点都不底。

然后就是容柳香,只是她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容柳香为什么要这么做,就算是示威也不是这么个示威法的。最简单不过的示威,就是带着秦昊到她面前秀恩爱,不是吗?

可想得再多也没用,她现在连兽棚都很少出得去,日子久了就静下心来修炼。

到底不是多矫情的人,不会说跟秦昊掰了,就把秦昊送的东西都扔掉,用得上的东西她仍旧留着,也没想过要还给秦昊些什么。谁知道送个礼过去,会不会引起什么误会,到时候闹个没脸。

最重要的是她从未想过要当小三,哪怕入乡随俗地知道这个世界可以三妻四妾,就不去做那些容易让人误会的事情。

倒是田多多与小胖经常来看她,偶而会给她带一点有用的消息,有时候那也会有感而发,明明那个时候跟田多多互看不顺眼,那时候田多多还可恶地往她灵食里头吐口水。

可人就是那么的奇怪,辗转反侧竟成了朋友。

“算算时间,韩笙也快要闭关出来,到时候你给我带个消息给他,就说我已经考虑好,希望他能送我一程。”到了这个时候莫醉已经决定,离开南华宗到武宗修炼去,换个地方说不准就能换个心情,总比软禁在这里强。

小胖欢快地啃着鸡腿,啃得满脸是油,闻言都惊讶了:“大娘,你真决定好了?其实我觉得南华宗这里挺不错的,再怎么样也是一级宗门,怎么也比那个武宗强吧?”

莫醉手拿着鸡腿,一口都没啃,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忧郁道:“这里再好也不适合我,而且好像始终都不太欢迎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正式的身份牌子,除了临时的还是临时的,而且现在……我连兽棚门口都出不去,一辈子待在这里也没意思。”

小胖愣了一下,感觉鸡腿吃进嘴里也少了几分滋味,便放了下来,不太认同道:“这,这应该只是一时的吧。等时间久了,你也就自由了。再说了,咱们来南宗华不就是为了修炼,没事你出去逛啥,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好好修炼。”

说得似乎也很有道理,可莫醉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感觉没了自由。

“况且咱们宗门十年一次的玄天秘境就要开了,到时候炼气层弟子都能进去,这要是错过了还得等十年,多不划算?”小胖想说的是十年以后莫醉都变成三十六岁了,到那时候得的东西再好,也不如现在得到。

莫醉听着有那么点兴趣,可现在离开的心思不断疯涨,总觉得离开这里就能海阔天空,因此就算小胖说出花来,这心思也一点都没变。

小胖失望了,一连吃了十只鸡腿,撑得都走不动了。

在南华宗里头,小胖也只有莫醉一个好朋友,虽说田多多与林成也算得上朋友,可到底说不上几句话,一想莫醉要走,就感觉好孤独。

之后小胖带着失望走了,好久都没有来,从田多多那里得来的消息,小胖那炼丹师父终于让小胖开始接触丹药,给整了一屋子的丹药材料,什么时候分拣完炼完,才能从那屋子出来。

因此按正常来算,没有个至少半年的时间,小胖别想从那屋子出来。

光听着就感觉枯燥,莫醉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想炼丹。

只是让小胖带话的事情,似乎就成为了泡影,因此莫醉又把事情交代给田多多,让田多多去帮忙。

田多多想到韩笙还有个白静静,就想起容柳香这样的,不想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就把带话的事情交给林成去办。

时间又一天天地过去,距离秦昊与容柳香成亲,已经快过去半年。

听说秦昊与容柳香成亲以后,那天晚上连洞房都没有,就直接闭关进阶。

这天,天气本来很好,晴天万里无云。

忽然间晴转多云,一片片乌云从四面八方急速飘来,尽数汇聚在万剑锋上方,雷蛇在云层间不断翻滚。

这一动静引起了多方的注意,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事物,抬头仰望天空。

这是雷蛇劫,有人在结丹。

莫醉眼睛一亮,雷蛇劫,又是在万剑峰这里,不是秦昊在渡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