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九九 共侍一夫(二)(1/2)

原来梅执事年轻的时候也争强好胜,也有过喜欢的人,那人还是梅执事的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结果竹马喜欢上了别人。虽然竹马心里还有梅执事,也还要娶梅执事,但梅执事不愿意啊,所以就闹掰了去。

到现在梅执事有些后悔的,当时没那么小心眼,现在说不准已经是儿孙绕膝,不跟现在过得这般寂寞了。

莫醉就有些茫然,那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男人,不掰了留着过年?

可见梅执事虽然过得潇洒,心里头却孤单寂寞冷,莫醉又不禁沉默了下来。

不想了,吃鸡!

“说实话,你这手艺真不赖,老娘活了大半辈子,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梅执事吃得满嘴是油,无比激动地说道:“怎么样,你要不要跟老娘混,老娘让相好的给你介绍几个相好的,保证个个英俊。”

莫醉就问:“你这般瞎混,配的型号估计也不少,咋不见你整出个私生子来?”

梅执事翻了个白眼,对于这个问题,一点要回答的意思都没有。

莫醉就猜测要么是梅执事不能生,要么就是死要面子不敢生,反正不管是哪种都跟她莫醉没关系,她莫醉今天是过来是蹭三珍鸡吃的。

白静静那个贤妻良母日子过得太省,从来只靠一粒辟谷丹过日子,就是每天给她吃的也只是能淡出鸟来的一碗灵米粥,对于无肉不欢的莫醉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就是待在人家屋檐下,不好提太多要求罢了。

“明天我还来找你。”莫醉朝梅执事挥了挥手,一脸的不舍。

自个住的小院还是那个死样,哪怕三年多不回来,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变,还是那副旧旧的,爱破不破的样子。

永远都仿佛风一吹就倒,可偏偏就是刮了十二级台风也不会倒。

建这小院子的人,厉害了。

莫醉站在自个小院门口那里发了好一会儿呆,终是叹了一口气推门进去,然而刚伸进去半只脚立马就退了回来,扭头就跑。

只是人往前跑,身体却往后一直退,没多会就退进了院门里。

莫醉:……

作为一级宗门的唯一化神老祖,你老日理万机,没事往一个小杂役这里跑毛?

“看,灰机!”莫醉指着天上惊叫一声,然后撒丫子再跑。

咣!

门被风吹关上了,莫醉一脸撞在了门上。

莫醉贴着门没动,哪怕鼻子都撞流血了,也没想过要动弹一下,真打算就这么贴在那里,除非青和那个贱人离开这里。

长得那么帅,却偏偏让她讨厌的,青和绝对是第一个。

若非她体内有颗珠子,柔弱的她早就被冻死在了冰洞里,因此就算青和是南华宗化神老祖,龙印大陆第一人,她莫醉也不待见。

“小丫头,想去熔洞玩玩吗?”青和老祖的声音清脆悦耳,比唱曲的听着还要动听,让人听了还想听。

只不过不包括莫醉在内,莫醉都烦死了青和的声音。

莫醉头皮一阵发麻,默默地退后了两步,这才耸拉着脑袋转身,乖巧道:“我都这么大的,早就过了爱玩火的年纪,还是让别人玩去吧。”

青和老祖一脸可惜:“熔洞挺好玩的,你不想去可惜了。”

莫醉浑身寒毛竖了起来,心底下呐喊,好玩你妹夫,分明是你丫的想把老子丢下去烧死。

青和老祖眨眼,可怜兮兮道:“怎么办,我想去玩,你陪我如何?”

莫醉死命摇头:“不,我怕火,我这人特别胆小,一见到火就会吓尿,所以还是不去了,你找别人陪你吧。”

青和老祖一脸无辜,委屈道:“你讨厌我?”

莫醉很想大声回答是,可对上青和老祖那张幼稚的脸,到嘴的话还是乖乖地改为:“不,我怎么可能会讨厌您呢!您老是那么的伟大,那么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如此完美的你,就该受到世人的敬仰,爱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青和老祖眼角明显一抽,见过拍马屁的,但拍马屁拍成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死丫头当他眼瞎了不成,嘴里头说着赞美的话,事实上却一副快要吐了的样子,简直……欠收拾。

莫醉也不想啊,说这么多她也会累会渴啊。

可为了小命着想,不能停啊!

青和老祖想看看她能说多久,事实证明就算给她三天三夜的时间,估计也不见得能说完。

虽都是换汤不换药,可一直说不带重复的,还真是少见。

青和老祖便挥手打断:“你说的这些,我一句也不信,除非你陪我去熔洞玩。”

莫醉一口老血堵在嗓子里眼,差点喷了出来,敢情刚才的马屁全白拍了。

就知道青和是个贱人,没那么容易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