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一百 拍错了人(一)(1/2)

青和老祖说不知道怎么在床上欲仙欲死,让莫醉示范给他看,然后把莫醉给拎到了熔洞里头去。熔洞里有大小不少的房间,青和老祖把莫醉扔到了一个有床的房间里,往床上设了个结界然后把莫醉仍了进去。

莫醉躺在床上连坐起来都不能,顶多就只能打打滚,然而这床顶多就一米宽,就是打滚也不怎么打得开。

这床其实是一块火焰石,不说是往上面打鸡蛋,就是煎肉排也是分分钟就能熟的。

莫醉刚躺下去就感到欲仙欲死,就跟炒豆子似的一个劲地翻滚。

该死的老变态,这是有多恨她?

不爱听她讲的话就别来找她啊,非要来找她说话,还嫌她说得不好听。

贱人!

莫醉实在被烫得不行,就想起珠子里头还有几张兽皮,赶紧拿出来张铺到上面,然后躺到兽皮上面。

隔了一层以后,总觉得感觉好多了。

只是身上没再被烙,空气却仍旧很热很热,感觉待得久了也会被闷熟了去。

莫醉一边大骂青和老祖,一边哆嗦着把之前顺来的剩下的两只三珍鸡,十几只鸡蛋,还有一筐灵薯拿出来烤。

好不容易烤完了,也吃饱了喝足了,莫醉就没了事干。

把东西收起来以后发了会呆,又左看看右看看,室内安安静静的,那道门看起来不是一般的隔音,就是在这里头大喊大叫,估计也没人能听得见。

怎么办?就这么一直被烤着?

莫醉舔了舔唇,这事得想个法子,要不然她储存的那点水绝对不够喝,到时候就算没被烤熟了,也得被渴死了。

摸了摸烫呼呼的兽皮,莫醉觉得自己后背可能要烫熟了,赶紧侧了下身,把小红砖拿出来当枕头用。

冷静下来的莫醉很快就感觉到了空气中浓郁的火灵气,犹豫了一下就想盘腿坐起来修炼。

不料还没起到一半就‘咣’地撞了一下,然后倒了回去。

“青和你个老贱人!”莫醉破口大骂,把她关在这里也就罢了,偏偏还往床上弄了个这么小的结界,这是故意不让她修炼,折腾她呢。

骂完了莫醉还得想办法,就试着躺着能不能修炼。

可一直习惯打坐修炼,乍让她躺着修炼她各种不适应,若非这里温度实在太高,她估计躺着躺着就能睡着觉。

一连试了不知多少天,莫醉才渐渐有了修炼的感觉,之后躺着一动不动地修炼着。

其实这也一点都不好受,莫醉能清楚地感觉到这里的火灵气很暴躁,夹杂着大量的火毒,吸收得稍微快一点经络就会受不住,烫得她整张脸都扭曲成了麻花状。

修炼得久了,莫醉头发都炸了起来,浑身的皮肤也是红通通的,一张口就是一口白烟,要不然干脆就是一口火。

莫醉在看到自己吐火的时候惊讶了,成了火龙了。

好厉害!

后来烫着烫着也就习惯了,在莫醉看来不修炼也会被烫,修炼也会被烫,还不如就这么一直修炼下去,说不准什么时候珠子就变成了三阶的。

再后来,莫醉把兽皮也收了起来,直接躺在火焰石上面。

凸!

青和你个贱人,来啊,吃烤人啊!

死变态。

老变态。

虫子多到上了脑的智障,真以为老子怕了你不成?

啊啾!

青和老祖又在炼器,到关键时刻又是一喷嚏,这一次有了防备,很迅速地就跑上了天空。

轰!

好不容易恢复的白玉峰,再一次被炸掉半个山头。

青和就去找元灵上人,什么话也不说,就那么可怜兮兮地看着元灵上人。

元灵上人想一鞋子糊青和脸上去,可没敢这么做,明明心都在滴血了,面上还带着虚伪的笑容,痛快地点头。

青和老祖满足了,跑到琉璃峰上去思考问题。

完了发现这新批的琉璃峰不错,觉得琉璃这个徒弟傻了点,为了不收徒弟竟然连宗门都不敢回了。

然后又在想,要不要在这里再试一次?

经过两次爆炸,青和就在冥冥之中有种感觉,可能自己尝试的那种炼器方法太过新颖,因此在成功之前必有挫折。

只要坚持下去,必定能够成功。

于是青和扒拉了一下储物戒,这一扒拉眉头皱了起来,材料差了点。想要再一次尝试,还得再去寻些材料回来。

身形一闪,不知上哪打劫去了。

等到元灵上人得知消息时,白玉峰都基本恢复了,本就要空了的腰包,这一下被全掏了个底,穷了个叮当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