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一二五 要做你娘子(1/2)

莫醉左右看了看,有些难为地说道:“要不咱还是先回你的洞府,等坐下来再好好谈谈?”

琉璃抓住莫醉的手紧了紧,道:“有什么事情比我收你为徒还要重要吗?”

莫醉十分肯定地点头:“有,关乎于人生大事,比一切都重要。”

琉璃心跳漏了一啪,理智让他什么也不要听,赶紧把莫醉拉到青和那里,将拜师的事情直接定下。

可心底下却有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想要听从莫醉的说话。

莫醉不想等琉璃作出答案,毕竟她再是厉害也厉害不过琉璃,若琉璃还是要带她到老贱人那里,那么心里头的想法说不准就真的落空,急忙一把抓住琉璃的手,扯着琉璃往属于琉璃的那座峰走去。

可琉璃犹豫了,不想走的时候,任莫醉怎么使劲也是拽不动的。

莫醉想了想,干脆就不往琉璃峰去了,拽着琉璃往自己灵药园的洞府走去。

这洞府自然比不上琉璃的,里头的摆设跟当时莫醉在兽棚里的小屋子相比起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唯一奢侈点的,就是那张灵玉床。

莫醉拉着琉璃就往灵玉床上坐,认认真真地看着琉璃的脸,说道:“其实我一点都没想拜你为师。”

琉璃心中一惊,抬头看向莫醉:“你答应过我的。”

莫醉点头:“是,我是答应过你,允许你对我以身相许。”

琉璃忐忑问道:“那为什么又要拒绝?”

莫醉看着琉璃的脸,尽管长了一张很好看的脸,可人却是个极为固执的,认定了要当她的师父,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就改变想法,更何况她对自己在琉璃心目中的位置,一点都不了解。

说出来,可能关系直接闹崩。

不说出来……也是要崩的。

要比忐忑的话,莫醉比琉璃要忐忑得多,毕竟莫醉这算是心怀不轨。

莫醉一咬牙,将老脸豁了出去,无比深情地说道:“我以为你的以身相许,是打算要娶我,日渐生情,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所以我就答应了。”

琉璃瞪大了眼睛,一副被惊到了的样子。

莫醉又直接了当地说道:“坦白来说,我一直以为你要对我以身相许,就是想让我睡了你的意思,所以我不想要你当我师父,只要你让我睡了就行。”

琉璃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双手护住胸口上的衣服,一脸不敢置信地说道:“我认真照顾你,教你修炼,护你安全,我我……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想要睡我?”

莫醉点头:“对,我想要睡你。”

“你疯了。”琉璃扭头就跑,仿佛身后有鬼,生怕被鬼追上一般。

莫醉低垂下眼睫,并没有去追赶,对自己的能耐很是了解,就算是追也会追不上,又何必浪费这个力气。

反正话已经说了出来,就看琉璃是怎么想的。

只是……

莫醉想起琉璃那只有惊吓没有惊喜的眼神,心头就跟泼了一盆冰水似的,拔凉拔凉的,已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事情很有可能不会朝自己盼望中的那样发展。

抬头看了看天空,又朝四周看了看,无端感觉到荒凉。

不得不说南华宗真的很大,这里的人也相当的牛掰,偌大的洪水说退就退,不过眨眼间就恢复了原状,甚至没有留下多少痕迹。

就连这片荒废的药田,也一并照顾到了。

可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由始至终她似乎都与南华宗格格不入,仿佛一直都被排斥在外。

不想回到这里的,因为一回到这里,就什么都变了。

一切的一切,从她答应回南华宗开始,就悄然产生了变化。莫醉回忆了一下,未曾答应琉璃回来南华宗前,她与琉璃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平淡的,甚至没有半点暧昧,偶然一次琉璃提了要回来,她想了一下就答应了,然后就去了闪电海……

莫醉伸手摸了摸腰,下意识想要把鸵鸟放出来,一块聊聊人生。

后知后觉地发现,鸵鸟还在琉璃手中,不自觉又戳了戳胸口,等了一会没反应,扒开胸口看了看,又想起小树苗被老贱人抢走了。

孤家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