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一四八 终于出关(二)(1/2)

如有感应一般,琉璃出关的一瞬间,莫醉就已经感觉到,不由自主地从洞府中走了出来,朝琉璃峰方向望去。

去,还是不去?

明明就很迫切地想要与之相见,双脚却如同浇了铅一般,始终抬不起来。

曾经色胆包天,如今却心生胆怯。

抬手将耳垂上的双生珠摘下来,托在手心上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还是转身朝洞府里走了回去。

真的是胆怯了。

不知这个世界的修士对年纪有多少的认知,或许对许多法修来说,百年的时间不过转眼即逝,并不算什么。

可莫醉主修炼体,时间都是一天一天地过,并不会百年如一日。

八十年对她来说,差不多就是一辈子,至少心态已经老了不少,再也没有年轻时的那股冲动,那种无所谓。

可莫醉回了洞府,琉璃却自己来了。

双生珠传来的感应,让莫醉知道琉璃到了洞府门口。

莫醉迟疑了一下,再一次走了出去,出门没走多少步,便与看过来的琉璃目光对上。

那一瞬间,俩人都在迟疑,该不该走过去。

最后还是莫醉主动走了过去,停在了琉璃身前半米处,抬头与琉璃四目相对。

“你出关了。”

“你回来了。”

两道音落,一阵沉寂,久久无语。

“哦,我回来了,你有事吗?”莫醉有话在心中试问了一千遍,到了嘴边却咽了回去,改为很平常的问语。

琉璃看着莫醉,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可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只觉得莫醉的这种变化,让他感觉有些心慌,似乎有什么正在悄然改变。

莫醉迟疑了一下,手缓缓伸了过去,摊开:“这个,还你。”

紫色的双生珠之一,温润细腻中似乎带了点灵性,仿佛被其主人无比爱惜地抚摸过千万遍一般。

琉璃浑身一颤,这一次真实感觉到,有什么在渐渐流走。

“我,我来不是向你要这个的。”琉璃惊慌失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上前一步,却不自觉退后一步。

忽然很想看到莫醉的表情,可莫醉却低着头。

“我,我来是给你送这个的。”琉璃随手拿出块东西朝莫醉丢过去,转身逃也似地离开。

莫醉默默地低头看了一阵,弯身将之捡了起来。

身份牌。

亲传弟子的身份牌,只要她往里面滴上一滴血,往后她就是琉璃的亲传弟子,几乎所有南华宗弟子羡慕的对象。

握在手中,紧了紧。

早料到的结局,谈不上有多失望,只是感觉心头有点痛。

其实她可以闭气好久,不怕呼吸的时候胸口会疼。

真的。

如果这是你的坚持,那么我放手,不再试图去改变什么。

放过你,也过放我自己。

莫醉转身回了洞府,将身份牌放入空间,手抚了双生珠许久,也一并放了进去,一块羊形绿色吊坠,要归还的一块火髓,那把伴随她数十年的匕首……最后尽数放入一只银色储物袋。

不知道为什么,她能接受秦昊对她的好,甚至韩笙也可以,唯独不想欠琉璃的一丝一毫。

因此她把能归还的一切,都放到了那只银色储物袋里,其余的无法尝还的,就用那块吊坠来尝还。

只是迟疑了一下,她又将那双生珠拿了出来,又戴了回去。

之后莫醉就在考虑,什么时候离开比较合适。

夜里莫醉刚要睡觉,青和来了一趟,将藏在莫醉丹田处的怪鼎取走。里三层外三层的结界到了青和这里,就跟薄纸片似的,轻易就破开了。

虽说怪鼎跟她的珠子息息相关,她却没有多担心,毕竟如同青和这般妖孽的,要真想对她做点什么,她绝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说实在也能猜得到一点,将怪鼎取走是为了炼丹。

有些事情莫醉并不想去深想,总觉得细想下去会很吓人。

比如青和为什么要收集天材地宝,为什么要用天材地宝炼丹,为什么……想到这莫醉就不敢去想了,反正青和说什么她听着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