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一五六 一路追杀(二)(1/2)

“你来帮我不?真是别人给我下的药,冰水都压不住我的热情。”莫醉内流满脸,又摸了摸双生珠。

琉璃正在前往沙林的途中,收到传音时迟疑了一下,到底是没有回头,选择继续赶路。

在他看来,小莫莫肯定是又调皮了,泡泡就好。

双生珠半点回应没有,莫醉差点泪奔,把寒潭掀了个底朝天,浪高千尺。

鸵鸟躲在一旁不敢吱声,觉得自家主人好可怕,但也好可怜。可能是长的丑了点,都中毒了,用求的也求不到个男人来帮忙。

本来还挺喜欢琉璃的,可看到主人这样,鸵鸟就有点喜欢不起来。

莫醉疯了似得,又翻了一遍珠子空间,把整理好的东西又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拿出来一块千年冰髓。

一口牙,吞了下去。

不过片刻,便见莫醉由里到外结了冰,冰甚至蔓延开来,直至将寒潭也一块冻住,一阵风儿刮过,寒潭静止不动。

嘎嘎!

鸵鸟身上的毛发都炸了起来,朝莫醉冲了过去,不料冰面太滑,一时没站稳摔了个脚朝天,并朝石壁撞去。

砰!巨响。

撞得满头金星的鸵鸟从石壁上滑了下来,在冰面上打了几个旋转,滑到莫醉的跟前,想要站起来又一下滑到。

啪!

莫醉:……

简直不忍直视,这只笨鸟谁家的,快来带走!

一道白色身影落下,朝莫醉一步步走去。

莫醉心中一惊,竟是去而复返的白静静,情况貌似不妙。

“我一直不太放心,总觉得你这个人运气有些不同寻常,所以半路又赶了回来,果然你的命真大。”白静静站在冰面上,居高临下地看着。

嘎嘎!

鸵鸟感觉到白静静深深的恶意,站起来伸长脖子就要去啄。

白静静连头都不头,抬袖朝后一挥,继续看着莫醉。

本就站得不太稳的鸵鸟一下子就被挥出去,撞到石壁上落下,又打了好几个圈,满脑子金星在绕。

莫醉:……

眼前这一幕,简直一言难尽。

“我并不想杀你的,可你为什么要出现呢?吸引了他的目光,勾走了他的心,可知他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白静静缓缓地抬起手,此刻哪里还有半点善良温柔的样子,满脸的残忍狠毒,看向莫醉的眼神冲满了深深的恶音。

莫醉心虚了一下,最近还是心虚够了。

眼见着白静静手凝聚起灵力,莫醉觉得……自己的命估计就交待在这里了。

可能这就是报应。

韩笙。

“白莲真人,真的是你!”一道激动无比的声音自后方传来,紧接着一道青衣飞射而来,落到白静静的身旁。

白静静动作顿住,侧首看了过去。

洛水双手作出捧心动作,满心激动地看着白静静,分明是看着心爱女子的眼神:“白莲真人你看我,我现在已经是筑基中期了,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晋升到筑基后期,到时候……”

对于洛水所说之话,白静静一点都不在意,而是在思考,要不要杀人灭口。

不管如何,这个女人她是要杀的,既然要杀,灭口也是应该的。

如此想着,白静静虽然一脸的微笑,垂放在身旁的手,却悄悄凝聚起灵力。

莫醉虽不能动,但眼睛还能看,感觉也尚在,察觉到白静静要对洛水出手,眸孔顿时一缩。

洛水你个傻X,你家女神要杀你,你知道吗?

“对了,冰封真人正在找您,您知道吗?”洛水猛地想起什么,赶紧说道。

白静静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喜色,手心凝聚起的灵力不自觉散去。

还欲继续下杀手,又担心人还没有杀完,韩笙就找到了这里,迟疑了一下,对洛水说道:“冰封真人在哪,带我去找他。”

洛水激动点头:“是的,真人。”

离开时白静静顿了一下,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莫醉,脚底下一沉,两朵白莲自脚下生起,扎根于冰面当中。

之后头也不回,带着洛水迅速离开。

莫醉却看到洛水悄悄回首,眼内似乎带着复杂。

只是不等莫醉看清,冰面‘咔嚓’声不断,将莫醉的视线拉了回来,朝冰面看去。

只见由白莲为中心的冰面崩裂,眼看就要裂到她所在之处。

莫醉面色一变,如今的她与这些冰浑然为一体,若真碎裂到她这里,恐怕也会随着冰面崩裂。

该死的白静静,色令智昏也不放过她。

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