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千六百二十五章 空间贯通(1/2)

既然已经明白了师父幻空的意图,左风自然会全力配合,只要提出来的问题,左风会立刻给出答案,即便没有答案,他也会给出自己的推测。

只不过彼此在交流的过程中,左风本能的感觉到,幻空对于自己给出的推测,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甚至左风感觉对方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左风对此并不太在意,因为自己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也常常会这样。因为如果一旦自己脑海中有一个思路,那么在谋划的过程中,往往会排斥其他人的想法,哪怕只是一些线索和信息,当左风觉得没有用的时候,便会直接忽略掉。

毕竟需要左风来认真谋划的事情,往往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所以他必须要做到绝对的投入,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扰。

因此左风也非常理解幻空的状态,他在之后回答问题的时候,仍旧会提供诸多的讯息,包括自己的推测。

他必须要保证自己所知和所想,都完完全全的提供给幻空,至于如何取舍那就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由幻空来做判断的。

随着对方的不断提问,左风也在不断的回答问题,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渐渐进入停止思考的状态,自身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幻空提出的各种问题上。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左风也不免暗自心惊,因为这分明就是一种依赖,而且由一来变得懒惰。当幻空在谋划的时候,自己甚至有种将问题丢给对方的感觉。

‘原来这就是师父一直所担心的,人一旦有了依靠就会变得软弱,更会变得懒惰。这样我不仅难以再有进步,反而连心性和意志都会逐渐倒退,当真是太恐怖了。’

幻空不愿意出手帮助自己,左风原本也能够理解对方的担心,只不过当时左风,也并未当一回事,甚至有时候会觉得师父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整个人的思维和想法出现变化,才真正意识到温水煮青蛙到底有多么可怕。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左风马上就开始自我调整起来,他开始逼迫着自己跟着幻空的思路。哪怕不知道对方再具体谋划什么,也强迫自己的思路紧跟着对方的问题。

只要对方提出一个问题,左风就会立刻思考,为什么要提出这个问题,到底都有什么事跟这个问题有关系,前后几个问题,与这个问题又存在了什么样的内部联系。

通过这种方式,左风逼迫着自己,去跟着幻空的思路,考虑他所思考的那些问题。

虽然左风仍旧搞不懂,幻空到底在谋划什么,但是却发现了几个关键点。一个是自己对这些单属性空间了解多少,重点当然放在左风到过的风属性、火属性和雷属性空间。

还有就是光团规则之中,一部分隐藏的规则之力,包括其本身的一些特性,还有各种属性灵气进入其中后的变化。

除此之外就是对于,那座空间阵法的一些情况,这部分内容幻空询问的比较详细。奈何现在的左风,并没有凤雀那样的能力,将那一部分记忆,直接复刻出来一份传递给幻空。

还好现在的左风和幻空,本身都拥有的是念力,相互间的交流不仅方便,而且一些语言无法形容的内容,都可以通过念力将讯息传递过去。

比如左风无法传递记忆,但是却能够将记忆当中,一小部分的阵法结构,通过念力传递给幻空。只不过那座记忆中的阵法实在太过庞大和复杂,左风所能够传递的一小部分,基本上也就是阵法的某一处节点,甚至是阵法上的一块或几块符文。

哪怕左风在传递这些信息的时候,会因为自己没有掌握的符文,或者是阵法上的节点结构,而出现了一些偏差,幻空并不会全部都在意,但是遇到他在意的地方,就会反复追问,或者让左风反复描绘,直到他完全满意为止。

而越是努力跟随着幻空的问题去思考,左风发现自己越是感到迷惑,他有的时候会觉得,师父是要帮自己和凤离从这处空间逃离,而有的时候又觉得,师父是要帮助凤离,甚至有的时候会觉得,师父像是要直接对幽魂下手。

左风内心之中极为好奇,可是几次想要询问,却是连问题都没有说完,就被幻空给出言阻止了。

一方面对于幻空正在思考过程中,他现在去解释,便有可能会打断自己的思路,一旦重要的思路断掉,再想要重新找回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外一方面,其实在幻空内心当中,其实也并没有一个完全确定的思路,究竟要如何去化解左风的危机,他其实也在不断的衡量和调整着。连幻空自己都没有确定的事情,左风又如何能够猜到答案呢。

当然这种无法确定的状态,是有一个过程的,随着幻空收集到的信息越来越多,他的思路似乎也开始渐渐变得清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