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十六章:先知(1/2)

顶城的局面,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原本都已准备好出手的几方,全都选择观望。

此刻的中心公园内,尖叫与呼喊声不绝于耳,虽说杀手三兄弟还没与银夫人交手,可双方的追杀也搞出不小的动静,让原本安逸的公园内一片混乱。

轰!

银夫人倒飞着撞穿多层墙体,没入到一家冷饮店内,她坐在碎石间,看着对面走来的杀手三兄弟。

“你们三个蠢货,我不是你们的目标,看清我是谁。”

银夫人怒视杀手三兄弟,其中的老二冷笑一声,道:“我当然看清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温.多琳·帕梅瑞娅。”

说出这话后,老二低声心虚对身旁的大哥强调道:“大哥,我反复确认过了,目标没错,这是敌人的计谋。”

“嗯。”

老大食指与中指并拢,以此轻揉太阳穴,他现在看什么都是绝世强敌,对面的暗杀目标,在他眼中已经快化为深渊滋生物。

“你们这几个蠢货……”

银夫人话刚说到这,已空无一人的步行街上,一道身影走来,此人身披宽松黑袍,戴着兜帽,右手抓着很大一把烤肉串吃着,另一只手中是罐啤酒,来人喝了口冰啤酒后,余光瞟了眼几人,全程脚步都没停。

此等混乱的局面下,刚吸收完深渊之力,醒来觅食的莎路过。

忽然,莎停下脚步,她左右观瞧了几眼,扔掉手中的空啤酒罐后,从怀中掏出一沓杂乱的钞票,眯眼盯着看了会后,选出一张,然后她来到银夫人身前,手捏着钞票的一角,递给对方,说道:

“要有冰的,果饮。”

莎言罢,还吃了一大口肉串,毫不在意嘴角沾上的酱汁,大口咀嚼着。

“?”

还坐在碎石中的银夫人明显懵了,她看了眼墙壁上各类果饮的海报,这的确是一家冷饮店,这突然出现的绝强,似乎是这里的常客,并且还把她误认为是这里的店长?

银夫人不敢轻举妄动,杀手三兄弟也不敢,原因是,莎完全有一挑他们三个的实力,要知道,莎可是能和苏晓打的绝强,虽说打不过,但也不是寻常绝强能比拟的,外加莎那种堪称无耻的时间系能力,她能把杀手三兄弟按在地上捶。

见银夫人十几秒没反应,莎抖了抖手中攥的纸钞,明显是在催促银夫人快点。

银夫人虽还感到懵逼,但也从地上站起身,她来到破碎到只剩一半的工作台后,生疏的调制起果汁。

此时在对街的一家餐馆内,天空城主正享用午餐,透过橱窗,他看到街对面冷饮店内的景象,尤其是看到莎后,他的眉头紧锁,因为他知道莎是「星象塔」的成员,也就是说,「星象塔」、「女巫公会」、「古王城」、「灭法者」几方全部入场。

在天空城主座椅后些的位置,他的心腹,负责天空城财政大权的财政官问道:“城主大人,局面好像出乎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听闻此言,天空城主没说话,而是继续享用晚餐,用餐完毕后,他放下餐具,扯下领口的餐布擦了擦嘴,说道:“当然是,对付黑暗神教。”

“啊?”

财政官懵了,这件事他全程没发觉有黑暗神教的影子。

身形魁梧,身高足有三米五,胳膊比常人腿还粗的天空城主站起身,抬步来到餐厅的收款台前,他从怀中掏出钱包,作势取钞票,却一不小心掉落一枚硬币。

叮~

硬币落地后,展现出惊人的弹力,竟弹飞到比天空城主的身高还高,向天棚飞去,收款台内的店长下意识抬头看去。

啪!

天空城主单手捏住餐厅店长的脑袋,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浸出,他犹如拎小鸡般将餐厅店长拎出,随后嘟哝道:“这不就是黑暗神教的杂碎嘛。”

天空城主捏爆餐厅店长的脑袋,无头尸体落地后,开始因体内无人控制的黑暗能量畸变,化为一团惊悚的血肉结构,慢慢蠕动着。

这位天空城主的意思很明确,他不管「星象塔」、「女巫公会」、「古王城」、「灭法者」这四方势力怎么交锋,哪怕这四方全部打到重伤,巫师大陆依旧是巫师阵营的,可如果让黑暗神教趁机得逞,那就糟了,因此他准备全程盯着黑暗神教捶。

一个只有月女巫·瑟希莉丝与会长·珀.耶恩知道的秘密为,这一任的天空城主,同样也是位至强者,哪怕是至强者初期,但一个世界出三位至强,已是相当了不起,当初风海大陆出了一位至强者·蜘蛛夫人,这么多年都依旧是风海大陆的光辉事迹,可想而知至强者的分量。

硬要说含金量的话,肯定是风海大陆的蜘蛛夫人含金量高,这位是顶尖至强者,而月女巫·瑟希莉丝是中梯队至强者,会长·珀.耶恩与天空城主是下游梯队至强者。

此时在冷饮店内,莎如愿以偿的买到杯冰饮,她插上吸管,喝了口后,眉头不禁皱起,举起手中的冷饮杯,偏头看了一眼后,又看了眼银夫人,似是感到疑惑,但并没说什么。

巴哈无声滑翔到冷饮店内,对三兄弟说道:“你们搞错目标了,撤。”

“什么?不可能啊。”

在身旁大哥与三弟的注视下,老二还想要努力狡辩下,但留意到巴哈的目光,老二讪讪的念叨了声,跟着巴哈向外走去。

看到这一幕,银夫人长舒了口气,转而,她看到蹲坐在她身旁的布布汪。

“汪。”

布布汪叫了声,意思是:‘美丽、优雅的夫人,请给本汪也来一杯吧。’

银夫人原本想拒绝,但看布布汪那可怜的小眼神,最终还是给布布汪作了杯果饮,布布汪用吸管高兴的喝了一口后,忍不住呛咳一声,果汁都从鼻孔里喷出些,它呜咽一声向冷饮店外跑去,见此,银夫人目露不悦,她拿起剩下的些果汁,喝了口,随后表情扭曲了下。

银夫人将调配杯递给身旁的阿姆,就向冷饮店外走去。

十分钟后,公园南侧的一处高楼顶,因这里依托一颗巨树而建,所以楼顶并不突兀,还有层草皮,以及摆有实木桌椅等。

苏晓看了眼站成一排的杀手三兄弟,因他投来的目光,三兄弟都避开他的视线,他们刚搞砸了委托。

“很明显,你们认错了目标。”

苏晓肩膀上的巴哈开口,听到它这话,杀手老二叹了口气。

“不过呢,你们也不算完全失手。”

巴哈这话,并非安慰杀手三兄弟,杀手三兄弟的确达成了苏晓的预期目标,甚至效果更好。

让杀手三兄弟暗杀天空城那名高层,无非是为了把水搅浑,现在的情况是,天空城这一潭水,已经不是浑那么简单,是被杀手三兄弟搞成了一潭泥浆,神父、白金使徒、深渊大主教、苏晓、天空城主这些老阴哔,都没轻举妄动,可见现在的局面多奇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