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六百九十一章 第二师尊传道!(1/2)

祖庭仅剩下三座最强的传承空间,在人族的发展历史上,以往有资格进入这等规模传承地的,皆是震古烁今的盖世英杰!

钧天违规来临,纵然无法汲取漂流的祖物质,却得见曾经见过的第二师尊。

他身心震颤,从老人的身躯上,仅仅可以感受到无上的伟力,没有任何岁月沧桑,时间都无法在他身上留下印痕,仅有专属于他自身的力量。

显然,站在这里的第二师尊,比昔日在洞虚道府看到的身影更加具备真实性,也不显得沧桑与衰老,像是古来最强的生命体。

震惊的同时,钧天间有些沉默了,遥远的祖上时代终结,预示着人族的辉煌宣告熄灭,曾经如此恐怖的势力到底遭遇了什么灾祸?

“嗡!”

老人屈指点在钧天的眉心,蕴含的奇异波动,惊醒了钧天的一切潜质,忍不住的沸腾与爆发。

起源仙体,洞虚道府,元神,极致所能觉醒!

与此同时,钧天的背后呈现出法相,缭绕时空光雨的万道法相,驱动诸天万灵,时而庞大无边,时而缩小成唯一。

钧天演绎的法相千变万化,暗藏域场之变,看起来精妙绝伦,但老人的目光没有任何变化。

他什么样的奇才没有见过?比钧天更为逆天的年轻至尊都可以数出一大批。

当然,他较为意外的是与钧天道府融合的命轮。

看起来还比较原始与粗糙,只不过刚刚展开起源进化的小家伙。

老人审视着命轮上的原始符号,抬起粗糙的大手,抹掉了时光塔留下的银色物质,接着扫视着在他眼中粗糙的符号,洞悉到轮回的波动。

他惊讶,这种命轮从某种层面上来看,根本不会在这片宇宙诞生!

固然说这些粗糙的符号,算不上真正的轮回,然而存在着可持续进化的潜质,这才是至关重要的。

“轰!”

远在圣皇城,时光塔猛地轰鸣,霎时间极致的运行,浩荡出异常庞大的阴影,冥冥中覆盖了整座圣皇城。

城内的强者心惊肉跳,时光塔难道要再一次展开进攻?

就目前而言,大批大批的探险队,疯狂搜寻钧天的遗产都找不到一块残骨,说不定葬身在绝地,也或许被混沌物质磨灭了。

现在还有必要冒着触怒封神榜的风险,再一次深挖?

事实上,裂天老祖的心情无比难受,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结果没能带出来钧天的元神。

杀一个祖天算什么?

他要深挖出祖天的背景,看一看究竟是谁!

然而很惋惜,关于祖天的一切都随着他的死亡都烟消云散了,而究竟是谁请动了天域的超级杀手相助祖天?至今都没有查出一丝线索!

真正让裂天老祖阴晴不定的是,如果祖天真的坠亡了,他背后的势力不准备站出来吗?

这个祖天……凭空出现,就是一团迷雾!

泷云已经来了,站在远方,一身暗红色的旗袍,红唇鲜艳,妖治的脸颊透着些许的凝重,气场上看起来很强。

泷云已经修炼到大圣级,元神破入圣主级,这一切都和钧天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黑叔低着头默不作声,目前为止,泷云陆续调派了三支探险小队,还没有任何有关钧天的消息传出来。

“他不会死的,我看中的人,肯定能杀出来,如同以往创造奇迹,等着吧,这一日不会太遥远!”

泷云素手微握,钧天执意前往混沌矿脉,肯定有所仰仗,她更不认为钧天不信任她背道而驰,赴黄泉。

“泷泉青长老,泷云小姐还有时间来这里?不是说深空某族的年轻英杰快要来了吗?”

陈无看向远方的绝色丽人,目前他还不清楚雷神剑的宝藏被劫走了,而泷泰发了誓自然不会继续说话。

“陈无,你对泷云的事倒是挺关心。”泷泉

青淡漠回应。

“事关泷云的婚姻大事,宝财楼上下自然要尽心竭力相帮,不知道哪位是谁?我也好着手调查一二,看一看是否有劣迹,以免泷云嫁过去受委屈。”

陈无意味深长一笑,如果泷云成功外嫁,泷泰证上圣主,以他上苍之子的身份断然可以成就无敌圣主,到时候继承人的身份不是他的也是他的了。

“这是家主的事情,我怎会知晓?”

泷泉青的心情也很恶劣,祖天的生与死都和斩神剑有关,他真希望这位还能创造奇迹,活着闯出来。

此刻,银袍老者诧异,扫视着时光塔,怎么了?

“有些不对劲!”

横霸起源界上千万载的时光塔,冥冥中预感到了什么。

刚才那一瞬间,它发毛了,只觉得有苍劲的大手攥住了他的身躯!

多少年了,多少个时代过去了,他从体会过这等感觉,更离谱的慌乱,传出去谁敢相信?

那么是谁?在暗中关注它?被盯上了吗?

封神殿在关注这件事?亦或者祖天的背后有什么可怕背景?

毕竟这数万年来,时光塔本体休眠,而神念一直遨游宇宙星海探究宝藏资源,期间没有翻腾出任何风暴,唯有前些日子针对过祖天,破坏了圣皇战场的规则!

“不对劲?”银袍老者惊疑不定,能让时光塔警觉的显然要发生离谱的大事件了。

当时光塔不会告诉银袍老者刚才他发慌了,则是低语:“我等待上百万年要成熟的宝藏地,很可能有变化,快走!”

银袍老者心头一惊,连忙撕裂空间远去,这一幕让城内的强者满头雾水,什么情况?

远在传承地的钧天并不清楚,因为老人抹掉了时光塔的能量,惊的它惶恐逃走了……

“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