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53|星河为聘(终)(1/2)

艾伯伦号凌晨六点换班,一位细心的技术官觉察到了不对劲,当紧急汇报抵达舰桥指挥室时,奥格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千帆竟然篡改了中央数据库里的星图航道!

“立刻修正航道,全速前进!”奥格华脸色铁青地下达指令。

第一个人进来之前,千帆已恢复了奥格华的人身自由,她也不逃走,就这么坐在一旁的椅子里,冷眼旁观指挥室里一片忙乱。

奥格华抽不出精力来找她算账,只命令卫兵看着她。等航线修正终于完毕,大军开始转向时,他才有空回头看她。

她正捧着洁白的细瓷杯,悠闲自得地喝着咖啡。奥格华气不打一处上来,怒火中烧地吼道:“你还有心思喝咖啡?”

负责看守千帆的卫兵一脸惶恐,不知所措。奥格华只命令他看好这位凌氏家主,考虑到对方的身份,再联系到她和司令大人的亲密关系,他不敢怠慢。她要喝咖啡,他便乖乖地端上,怎么这就触怒到司令大人了呢?

千帆浅浅抿了口咖啡,淡淡抬眼:“来不及了。”

“都是你干的好事!”奥格华怒不可遏,一挥手打落千帆手中的杯子,褐色液体飞溅出去,白瓷茶杯落在金属地面,当啷一声,碎成几片。

原本充满人声的舰桥指挥室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转过头,吃惊地望着怒气冲冲的奥格华,只有千帆,端坐原处,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仿佛奥格华的火气与她无关。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奥格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挥手示意部下:“你们先出去!”

部下们慌不迭地退下,房间里再次只剩下奥格华和千帆。奥格华握紧双拳,深深吸了口气,冷声道:“你的所作所为已构成叛国重罪,我要把你送上军事法庭!”

“悉听尊便。”千帆淡淡回道。一如当年,她放走小墨陷入重围被逮捕时。

奥格华只觉更加烦躁,一口闷气无处发泄,他嘶吼道:“你怎么不逃?不反抗?”

如果她企图反抗或是逃走的话,他就有理由教训她,让她尝尝军法的厉害,以泄心头之恨。而她现在这幅任凭处置的样子,令他根本就无法下狠手!

“因为某人说过,在这里,我会受到和我身份相匹配的优待。”

“我现在只想狠狠揍你!”

“那不符合你的司令身份和绅士风度。”

奥格华暴躁地在房间里转了个来回,然后从柜子里摸出重力手铐,一把握住千帆的手腕,把她一只手拷在椅子上。

“我现在没时间,等忙完这件事,再找你算账!”奥格华狠狠地说。

千帆没有反抗,神色平静地任凭他拷住自己。

接触到她柔软的肢体,奥格华只觉自己心头窜出了一头野兽,他好想吻上她的唇,把她压在身下,粗暴地□□,让她哭泣求饶,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忏悔。

然而她的眸子里带着冷意,凛然不可侵犯。她是女神,无论落入怎样的境地,她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奥格华压下心中罪恶的念头,把全部精力再次投入到军务中,很快,他得到了主战场开战的消息。

三个标准时后,远星舰队十万火急的速度减了下来,因为会战已经结束,联邦的星防军舰队,全军覆灭。

军事卫星传来实时影像,漆黑的宇宙背景上,星防军的一艘艘星舰燃成火海,机甲和武器残骸在能量的怒海狂涛中摇撼旋转。

镜头迁移,火海的一角,星防军最后一支舰队还在浴血奋战,大概有十几只星舰,组成尖刀阵型,试图杀出一条血路。

敌人的炮火异常猛烈,一个个炙亮的光球在真空中炸裂,紫红的光芒向两侧延伸,一旦接触到同类,就立刻光芒大涨,发生再次爆炸,能量的光芒摧枯拉朽,毁灭前进道路上的一切,小型星舰直接爆炸,中型星舰则被掀翻,只有少数大型星舰在能量激旋的白光中拼命挣扎……

艾伯伦号的舰桥里,一片静寂,犹如被扼住了咽喉,无人能发出声音。这是什么武器,威力如此强大,竟是他们平生从未见过!

千帆知道,这就是小墨口中的秘密武器。犹如用常规枪炮对抗□□,这场战争,联邦从武器装备上已经输了。

仿佛是在炫耀武力,帝国舰队并没有全军出动,而是出动了一半。另一半,则调转方向,横屹在因“航线偏离”而晚到的远星舰队的航道上。

奥格华推开舱室门时,千帆正靠在椅子上假寐,听见声音,她抬起头来,对着一脸疲惫的奥格华微微一笑:“会开完了?”

“还没有。”

奥格华踱到千帆面前,为她解开手铐,然后拉了张椅子,在她面前坐下,直直注视着她,神色无比严肃和郑重。

千帆知道他有话要说,她揉着有些酸麻的手臂,静静等他开口。

“首先,我想,我应该感谢你,是你阻止了我带领远星舰队去送死。”

承认这一点,对奥格华来说,是极其的不易。五个小时的军事会议,他和他的将军幕僚们用了三个小时统合情报,分析数据,再三推演,得出了这个结论:远星舰队即使及时赶到战场,也挽救不了战局,只会和星防军一样,全军覆灭。

接着,他们又用了两个小时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

第一个选择:继续推进,和帝国舰队相遇,这无疑是一条自投罗网的死路。

第二个选择:立刻掉头,保卫光耀星,因为敌人下一个目标,将是联邦首都。在首都星防御系统和周边军事卫星的帮助下,应该能抵抗一段时间。但能支持多久,谁都没有信心。

第三个选择:坐视光耀星失守,返回远星舰队的地盘,等着帝国舰队来攻打。

第四个选择:逃走,成立星舰流亡政府,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收复失地。

奥格华把这四个选择说个千帆听,然后问她:“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千帆反问:“你呢,你倾向于那种选择?”

奥格华犹豫了一下,回道:“第四种。”

这是最明智,也是最有野心的选择。千帆微微笑了:“我也觉得这个选择不错。”

奥格华眼中亮起了光芒:“那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为人类的未来,和最后的希望而战?”

千帆眼底的笑意加深:“这话我好像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