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53|星河为聘(终)(2/2)

奥格华内心挣扎,有些话与其说了后悔,总比不说后悔的好。他苍冰色的眸子注视着千帆,缓缓道:“昨天你曾说过,愿和我天荒地老。”

“是的。但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算定了你不会答应。而且,时效已过。”千帆回道。

奥格华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住胸中翻腾的酸楚。对这个回答,他并不意外,只是抱着一丝侥幸。

“所以,你不用考虑别的了。直接告诉帝国皇帝,我在你手中,让他停战。”千帆无比平静地把话说完。

奥格华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可是你昨天说过,你宁愿自我毁灭,也不愿被人胁迫当筹码!”

“你没有胁迫我啊,是我出于自愿。”千帆微微笑着,目光投向虚空中的某处,声音不自觉地温柔起来:“其实,我也是个不能免俗的女人,也想试一下,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星历3110年3月,星防军舰队全军覆灭、光耀星一片恐慌之时,新人类帝国的舰队却没有趁势一举攻入,而是和远星舰队达成了暂时的停火协议。帝国皇帝同意和平谈判,但提出两个前提条件:

第一,联邦必须交出战争的始作俑者楚韵峰。

第二,他要迎娶凌氏家主、绿萝星女王凌千帆为皇后。

两个条件具有同样的爆炸性,在光耀星掀起了一片暴风雨。上下两院,经过各方势力的博弈和激烈的争执,终于达成一致:楚韵峰应该承担全部责任。

楚韵峰自知大势已去,在联邦政府下达逮捕令前的一个深夜,悄无声息地逃离光耀星。

千帆见到楚韵峰时并不意外,她知道,他不甘失败,也知道,他即使下地狱,也要拉她一起毁灭。

远星舰队和帝国舰队停火后,她秘密返回伊奥兰星,准备等联邦和帝国达成和平协议后再露面。

伊奥兰的熏衣草正值一年中最绚烂的季节,碧蓝的大海送来温暖的风,紫色花海一片起伏荡漾。千帆一袭浅色碎花棉布长裙,带着宽边草帽,在第一次日落前的花田中散步。

楚韵峰突兀地出现在她面前。他一袭黑衣,带着亡命天涯的风尘仆仆,胡子很久没刮,令他原本英俊的面容显出几分狰狞。

他鹰一般的目光扫过千帆姣好莹润的面容,最后停留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谁的孩子?”

这是他见到千帆后的第一句话,凶狠嘶哑,充满愤怒和戾气。

千帆微微笑了,带着轻蔑和怜悯:“我为何要告诉你?”

楚韵峰眼底闪现狠毒,露出阴森森的笑容:“不告诉我也罢。本来我还担心杀不了你,现在你既然怀着身孕,就等着一尸两命吧!”

一个冰寒入骨的声音自楚韵峰身后骤然响起:“楚韵峰,你果然是丧心病狂!”

楚韵峰神色微变,尚未有所动作,便见一道人影如电般闪现,护在千帆面前。

是小墨。

铂金色的发丝在风中轻舞,俊美的面孔笼着寒霜,金眸中闪动着绝无容赦的杀意。

时隔六年,楚韵峰终于再次和小墨对面。昔日惊才绝艳的少年成了执掌星河的帝王,而他,却从权力的巅峰坠落,身败名裂,穷途末路。

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想到这点,他心中就燃起了疯狂的怒火。若不是她当年阻止他杀小墨,若不是她处处和他作对,破坏他的计划,阻碍他的前程,他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更可恨的是,她本来属于他,她怎么可以背叛他!

风动,杀机四起。

楚韵峰面露疯狂,眼眸尽赤:“那今天就一并解决了吧!”

他掌心闪现致命的寒光,发疯般地冲了过来。

千帆长睫轻垂,即使再憎恨,她也不愿见他在自己面前血溅三尺。

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一个来之不易、纯属奇迹的小生命。想到这点,她默默转过身去,轻抚着腹部,望着远处的蓝天花海,充耳不闻身后的杀戮之声。

片刻之后,身后安静下来。一只大手温柔地搂住她的腰肢,小墨关切的声音响起在耳畔:“没惊吓到你吧?”

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惊吓到她的?她回眸一笑:“我没什么,只是不想吓到宝宝。”

小墨立刻慌了神:“这里血气太重,别冲了宝宝,我们赶快离开,等会让人来收拾。”

刚才还威风凛凛手刃仇敌的帝国皇帝,转眼就成了诚惶诚恐的准爸爸,千帆禁不住噗嗤一笑,然后幽幽叹了口气:“恩怨已了,好生安葬他吧。”

“好的,一切都听你的。”对千帆,小墨现在是唯命是从,唯恐不周。

他小心翼翼环抱着千帆,夕阳拉长了两人相扶相携的影子,薰衣草花海起伏,晚风中传来的两人的柔声细语:

“小帆,我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你不会让孩子在这里出生吧?”

“我觉得伊奥兰星挺好的,适合养胎。”

“可是,我们的宝贝是帝国皇储,在联邦出生不太好吧?”

“那就让你的人快点搞定和平协议。”

“我这边是想快啊,可是联邦那边拖着。你催促一下夏晨,我怎么觉得他在故意为难我?”

“不是你指定夏晨作为联邦的谈判代表的吗,还傲娇地说,除了夏晨,你不信任联邦的任何人。”

“好吧,我承认,我看错人了。”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