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734章 还不用上油了(1/2)

杨玄喜欢走在田埂上,小时候每当他不快活时,他就会在无人的田间,漫无目的的熘达着。

那种天地之间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感觉,对于彼时的他来说,迷茫,但倍感安全。

地里的庄稼长势不错。

“子泰,你如何知晓了此事?”宁雅韵问道。

杨玄说道:“在陈州,我聘用了几个老农为顾问,每月每人一百钱,他们别的不干,专门四处游走,专职巡查耕种。

在来桃县之前,我便接到了消息,说今年的气候,好的反常。刚开始我半信半疑,到了桃县,我寻了十余老农为顾问……”

前面是断头路,杨玄轻松跳过去。

“他们的看法与桃县那边的老农一致,都说今年的气候反常的厉害。而且,他们都提及了十二年前的那一次旱灾……几乎,一模一样。”

“老夫方才算了算……”宁雅韵甩甩麈尾,“天机难测,不过,明年,怕是变化不小。”

“我便是听闻玄学中有推导历法的手段,想来也能窥知一二,便请了掌教同行。”

宁雅韵问道:“那你为何在此时打压粮价?”

杨玄说道:“此刻说明年有天灾,多少人会信?

不信麻烦,信了更麻烦,百姓会慌乱。

我此刻打压粮价,便是藏粮于民。手中有粮心不慌。百姓手中有了粮食,明年就算是天灾来了,也有了底气。

至于时机,此刻不打压粮价,麦收后更不敢。”

宁雅韵明白了,“丰收后打压粮价,谷贱伤农。”

“对。”

“你……说实话,你把所有人都蒙在了鼓里。”

“许多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宁雅韵指指田间的老农,“你就不怕这些人到处去说?”

杨玄笑了笑,“除去我,谁信?”

“那你为何信?”宁雅韵反问。

杨玄笑了笑,“三大部多年的积蓄就在我的手中,钱财放着便是废物,便是砂砾。

拿出来用了,用在百姓身上,值当。

其次,我刚到桃县,需要立威,也需要施恩。

立威,攻破南归城,令军中将士慑服;

施恩,让百姓低价采买到粮食……”

“你的性子老夫知晓,不可能为了施恩就把多年的积蓄都砸了出来。”宁雅韵觉得杨玄的屁股后面有一条尾巴,在摇晃。

“最要紧的一条。”杨玄俯身捡起一块土坷垃,用力扔过去,把一条菜花蛇砸的转身就熘。

他回身看着宁雅韵,“我是北疆的掌舵人,为了一成的可能,我愿意付出十分的努力!”

宁雅韵默然,良久,说道:“你这头上的角,不知何时能化去。”

有角的是虬龙,也就是幼龙。

角一旦化去,就该一飞冲天了。

杨玄摸摸头顶,“兴许,不会化。”

宁雅韵看了一眼,“老夫觉着,你的气息一直在变。”

娘的!

老宁这个秘技堪称是作弊,杨玄问道:“那您可曾见过皇帝?”

“早年见过。”

“对了,那时候他还是皇子和太子。那您当时见到他,是什么感觉?”

从做人的角度来说,伪帝堪称是失败。但他的手段心机却令人不敢小觑。

“那次他来见老夫,想拉拢老夫和玄学。那一年……”

宁雅韵眯眼看着杨玄,“他的头上,隐隐,也有角。”

杨玄心头巨震。

“那角,没你的粗壮,有些虚影。”

杨玄:“……”

……

“还在拉粮食进来!”

“那个畜生,他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怎么办?”

外面的粮价依旧不变,低于市价三成。

那些粮商已经关门了,刚开始是袖手看戏,等发现自己成了主角后,都慌的一批。

“怎么办?”

粮商们也慌了,有人去寻豪强们联手,有人来节度使府哀求。

“不必管。”

杨玄的话传了出来,“做生意,要的是本分。想的越多,死的越惨!”

粮商们面面相觑,这才想起了当初周宁想买粮周济百姓时,他们跟着权贵兴高采烈的抬高粮价的事儿。

报应来的好快啊!

“运出去,运到北疆以外去!”

有人出了个主意。

“一路的耗费呢?”

“两成不到,总比降价三成更划算!”

“好!”

为了一成多的利益,豪强和粮商们额手相庆。

于是在一个下午,一车车粮食往外拉。

到了城门处,却被拦截了。

“副使令,没有节度使府的条子,不得输送粮食出城!”

粮商们傻眼了,有人喊道:“凭什么?”

“是啊!凭什么?!”

一个人从城门中走出来,按着刀柄,“凭耶耶手中的刀子!”

“王老二!”

“那个人头狂魔!”

若说杨玄麾下谁的威慑力最强大,不是林飞豹,也不是屠裳,而是王老二。

作为杨玄的敌人,见到杨玄不可怕,大不了被弄死,至少还能保住躯体的完整。可见到王老二,你只能接受身首异处的命运。

脑袋和身体分开,魂魄就成了孤魂野鬼,谁不怕?

粮商们齐齐后退。

王老二和一个体型魁梧的大汉一起走出来。

“滚回去!”王老二骂道:“奸商!”

“凭什么?”有人还在悲愤的喝问。

曾!

王老二拔出半截横刀,缓缓走过去。

“当年我做乞丐时,有好心人给了三文钱,我想着去买粮食,能多吃许久。

到了粮店,那伙计却弄秤头,短了我两成粮食。

我和伙计说理,掌柜路过,说报官……

黑一个乞丐的钱,就不怕晚上作噩梦吗?一群畜生!”

“这是个傻子,赶紧走。”

“对对对。”

一群粮商急匆匆的跑了,一边跑一边回头,担心一根筋的王老二动手。

“你做过乞丐?”大汉问道。

“嗯!”

“那你为何怕报官?”

“阿娘说,别和官家打交道,免得被查出身份来。”

“那后来呢?”

“后来我就遇到了郎君,郎君给了我胡饼吃,我就跟着他。”

王老二舔舔嘴角,“那胡饼的味道,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对了,老周,郎君让你跟着我和老贼厮混,这是什么意思?”

化名为周俭的裴俭说道:“我也不知。对了,可有什么忌讳?”

“有!”王老二拿出一块肉干递给他,“别太正经。”

“别太正经?”

粮食外运被拦截了。

“这是瓮中捉鳖!”

“他这是要让咱们的粮食烂在手中啊!”

有人咬牙切齿的说要取杨狗项上首级,可只是喊喊。

一个豪强兴奋的冲进了大堂,“好消息,好消息!”

众人缓缓看向他。

“咱们的人发现,杨狗此次在南归城缴获了巨量的粮食,尽数都砸了出来。”

孙贤大喜,“原来如此,诸位,北疆可没这个规矩。杨狗这是用粮食来收买人心,认识长安官员的,赶紧去信,弹劾他!”

“对,用快马送去!”

一阵狂喜后,有人说道:“那咱们的粮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