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百五十九章 是你锋芒太露(1/2)

无形剑气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这四个字的前两个字。

而无形剑气也有强弱之分,弱者无形却有声,强者的剑气无形无声。

更强者甚至可控制剑气在何时发力,在何处发力。

只要是他的内劲范围之内,剑气随处可出,随处可消。

可到了这地步的修行者,必是赋神境的绝世之人。

黑袍道人的剑气已至无形之境,却尚未及赋神领域。

所以他的剑还有迹可循,所以那年轻的僧人,接住了道人的一剑。

僧人只是不解,道人既是宁未末的贴身护卫,为何不先救宁未末,而是先与他交手。

不解便问。

僧人说:“你为何不救他?”

黑袍道人回答:“因为我不是来保护他的,天子说,谁来杀宁未末便是大玉的敌人,可杀之。”

年轻僧人沉默片刻,点头:“怪不得你能练成这般阴厉的剑气,原来你可心无旁骛,我想请问,若此时身边有你只有亲朋,你是救他,还是拦我?”

黑袍道人回答:“杀你。”

年轻僧人点头道:“怪不得你不是上阳弟子。”

他伸手作礼:“请。”

黑袍道人随即点了点头,然后左手往前一指。

空气平静,毫无波澜。

可是不到一息之后,剑气凭空出现在年轻僧人身前。

当的一声。

剑气击中空气,却有金锐之声,就好像那一剑刺中了一个巨大的钟。

僧人右手抬起,单手向上,做慈悲状。

可他不慈悲。

黑袍道人立刻后撤,堪堪避开,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就被压出来一个坑。

坑是掌印形状,五指分明。

道人修的不是光明术,这僧人修的也不是慈悲心。

黑袍道人躲开一击之后没有停步,再次后撤。

他身前,两只看不到的手掌拍在一起,双掌无形,可劲气有形,砰地一声,黑袍道人身前出现了剧烈的气爆。

地上都被震出来一个坑,尘土飞扬。

下一息,黑袍道人凌空而起,僧人随即抬头看他。

可那不是道人,只是一件黑袍。

僧人皱眉,脸色微变。

便在此时,他胸前衣衫出现了一条裂缝,那剑气应该已能破体。

可不能。

僧人身上劲气爆开,僧袍都碎裂了,他身上像是被浇了一层金漆似的,竟是璀璨如星。

这一剑,被金光挡住,剑气明明都已经触及年轻僧人的心口,却再难寸进。

黑袍道人皱眉。

“你修的也不是正经佛法。”

他一跺脚,脚下像是有一条游蟒,在地下穿行,只片刻就到了年轻僧人脚下。

金钟不是无懈可击,金钟有口。

剑气从地下出,年轻僧人两脚离地而起,于地面三尺左右盘膝而坐。

那一剑中了,可还是如刚才一样,勉强触碰到了僧人的肌肤,却无法再进分毫。

黑袍道人笑了笑。

“知道你有命门就好。”

他双手往下一压。

天空上,无数把看不见的长剑落下,像是暴雨倾盆而下。

年轻僧人双手往上一举,两道浑厚的内劲化作佛手,万剑落,佛手可收之。

噗的一声轻响。

僧人的心口位置,忽然出现了

一道血痕,不大,又狭细,只渗透出来一个血珠儿。

可是年轻僧人的脸色大变。

之前那一剑点在他心口位置,被他以金刚不坏之法硬生生挡住。

可是,剑气也在他肌肤上刺开了格外不显眼的一个小口,如发丝那样细。

一道微弱的剑气侵入他的体内,隐而不发,刚才那万剑落,就是逼着他将内劲用于防御,如此一来,他以内劲气就有那么瞬间几乎清空。

那细微的剑气,就在这时候冒了出来。

黑袍道人微微摇头:“以你年纪能至此境界,很不容易。”

僧人低头看,那细微伤口上的血珠儿越来越大,他似乎在血珠中看到了自己的眼睛。

“我着急了。”

年轻僧人脸色惨白的说道:“若我再练三年,你绝非我对手,可惜我心境已破,沉不住气,忍不了三年。”

“你错了啊。”

黑袍道人看着僧人说道:“三年后你可胜我,可三年后你的对手也未必是我。”

他说:“大玉之强,在于处处皆强,杀今日之你是我动手,杀明日之你是他人动手,你何时想与大玉作对,大玉何时都有刚巧能杀你的人在等你。”

他说:“我这样的人,大玉随便挑,我这样的人......也只是上阳宫的一个门槛儿罢了。”

年轻僧人沉默。

又依稀后,他心口位置忽然间爆开,一道血箭喷射而出。

黑袍道人看向马车另外一侧,那个已经在逃走的人,他没有追。

而他身后,宁未末也将死,他没有管。

因为他气血翻腾,连一步都不能动,甚至连回头都不能,只要动,必会七窍流血。

马车里,宁未末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临死之前喊一句什么,才能显得自己英勇壮阔?

哪怕就是在这瞬息之间,他脑海里还有了千回百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