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是年初秋,谯明山。

向阳的坡地上,一度荒僻的药圃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植了许多别处罕见的药材。

(此处简略N字,具体请看281章《不算番外的番外:绯期&田烈》)

紫藤架下,原来萧以靖倚着的竹榻已经被人占了堕。

离弦一边令人再去搬椅子,一边引萧以靖过去,悄声禀道:“皇上忽然来了!可能亲自到北狄走了一遭刚回来,没能找到公主,看模样心情不大好。”

萧以靖走过去看时,正见许思颜枕着双手倚榻而坐,石青色的衣衫犹见风尘,清俊眉眼间更是说不出的萎靡憔悴。

何况心情不好?

分明是满怀伤心……

“皇上!”

萧以靖上前欲见礼时,许思颜已拉过他道:“内兄别那么多虚礼了,快坐吧!”

萧以靖便也在榻上坐了,问道:“皇上没找到木槿?”

许思颜摇头,低叹道:“原想着从你这边问问可有消息,瞧着是白来了。你伤成这样,她居然不曾过来问候一声。”

萧以靖笑了笑,“这么久没听到我的死讯传开,她应该猜到我没事了吧?便是有事,她来了也帮不上忙。倒是把小晴许给墨儿这着棋走得好。即使我真的回不了蜀国,有这婚约在,千瑶也该可以顺利扶立墨儿继位了吧?”

“小晴……”

提到一双儿女,许思颜简直是气急败坏。

那是他的孩子,他还没看上一眼,就被她带着跑得无影无踪,还自作主张把他女儿许给她娘家了……

许思颜再也忍耐不住,恨恨道:“这死丫头,给朕的信里吩咐了一堆的事儿,说了一堆的甜言蜜语,还说什么会让朕先看看小晴小朗的模样,结果居然画了这个来敷衍朕!”

他将怀中小心折叠的两页纸笺取出,展开,便见画得那粗劣不堪的两个婴儿画像。

连萧以靖都不忍看下去,默默地抚了抚额,方劝慰道:“那个……眉眼是千瑶手笔,应该可以一看。”

许思颜道:“画得很好吗?可朕后来特地叫人抱了几个刚出世的婴儿来看,全都是这模样。你确定郑千瑶画的不是你家墨儿吗?”

萧以靖道:“刚出世的小婴儿,本来就长得差不多……”

许思颜满腹怨恚,又让他看下一幅画儿。

萧以靖辨了半天,断言道:“嗯,一枝木槿,还有一堆眼睛。木槿画得不错,没学过画画能画成这样,算是有天赋的了!”

“内兄认为她的画儿想表达的是什么?”

“这个……皇上认为呢?”

萧以靖答得谨慎,接过侍儿奉上的茶慢慢啜.着以作掩饰。

许思颜已愤然道:“这还不清楚?她在讽刺朕四只眼睛都看不住她,眼睁睁看她飞走了,飞走了……”

“噗!”

萧以靖茶水喷了出去。

旁边尚有侍从,想笑却再也不敢,忍得极辛苦。

许思颜更是不爽,冷着一张俊颜瞪向萧以靖。

萧以靖呛咳着,叹道:“都怪当年没好好教她学画儿,让她画出这四不像来……不过,皇上,你难道不觉得她画的眼睛并没在看木槿花飞走吗?”

许思颜愠道:“那也得她画得出那眼神儿啊!”

萧以靖点点那四个眼睛,“她画的应该只是四只眼睛……虽然有花瓣飞走了,可木槿的枝叶根茎都还和四眼在一起。”

“四……四眼……思颜!”

还能这样解释!

许思颜嘴角抽.搐,差点没给怄得吐血,“这死丫头,朕真想掐死她!掐死她!”

萧以靖眼见许思颜种种失态,全然没有往日相见时的机警多智,眼底有些酸意,原来总是半悬的心却已稳稳落下,轻轻笑道:“等她回来,若皇上还舍得掐死她,臣不拦就是。”

许思颜骂完了,再看那丑陋的四只眼睛和一枝木槿,立时觉得顺眼许多,只低叹道:“那也得等她先回来呀!朕事事依她,赦免许从

悦并以亲王之礼下葬,厚恤牺牲将士,善待众位将士,放了金氏族人,还说什么皇后之位是她的,瑶光殿是她的……都是废话!连朕都是她的,还要怎样?”

萧以靖听着,神色渐有些怪异。

许思颜才觉自己这话实是示弱到了极点,不得不加了一句:“当然,她和小晴小朗,也都是朕的!”

“咳,那是自然。”

萧以靖知趣地转开话头,“那三百多金氏族人,皇上真的都放了?”

“放了。不放难道还要朕替北狄养着?”许思颜忆着往昔相处情形,叹道,“楼小眠很了解朕。虽未留下只言片语,但他拼死保下了朕的妻儿,朕还能不领情?何况,那也是木槿的族人……若朕敢诛杀他们,只怕她真的不会回来了吧?咳,这个狠心的……”

萧以靖轻声道:“皇上,她会回来的。”

“嗯?要等多久呢?”

“至少,得等吴蜀与北狄关系彻底缓和,皇上又能确保稳住苏、谢等大将守住这个秘密,她才会回来吧!便是她自己,大约也很难面对我们和北狄再度开战吧?”

“朕的皇后很了不得,狄王似乎已经被她劝服,愿意诸多退让,和约已基本拟定。朕日后还会在北疆设茶马司,开通互市,让两国臣民百姓多加交流,希望从此化干戈为玉帛,令北疆从此再无战事,百姓安居乐业!”

论及国事,许思颜眉眼蕴光,豪宕沉雄,终于又显出一代帝王的英姿勃发。

萧以靖沉静地看着他,然后躬身一礼。

“如此,则百姓之幸!社稷之幸!”

================时间流逝,唯爱永恒=================

尾声

纵使是一代帝王,也无法找回他那信马由缰不知奔到何方的妻子。

一年,又一年,又一年。

朝臣都知道吴帝因皇后在战乱里失踪郁郁寡欢,如苏世柏、谢韶渊等哪里还敢提及皇后身世?只恨自己知道得太多了,恐怕白白惹来皇帝猜忌,会影响各自前程,故而就是吴帝偶尔提起,也只作早已忘怀。

再后来,宫中风言风语渐渐出来,竟是因为苏贵妃与庄昭仪走得太过亲密,甚至被人看到了些不雅之事。

苏世柏积劳成疾,本就身体不大好,闻得些风声,悄悄传来随苏亦珊入宫的心腹侍女一问,差点气得一病不起。

倒是许思颜大方,一边安抚苏世柏,一边平息谣言,又寻了顾无曲入京,这才救下这员大将性命。

于是许多事更不必提了,——提了也白提,若苏贵妃生不出皇子来,日后谁当太子都不可能和苏家有血缘之亲。

当然,苏亦珊还是贵妃,庄昭仪还是昭仪。

如果后宫空虚,又得有大臣谏皇帝广纳妃嫔了。

若木槿回到吴国,恰好听说此事,那还得了?

-------------木槿花开,伊人何在--------

许思颜等得满怀忧伤时,瑶光殿的木槿又开花了。

“开了!开了!”

明姑姑头发灰白,却依然精神不错。她也不要花匠帮忙,亲自动手修剪着枝叶,笑道:“这么些年,这花儿倒是越开越红火。”

许思颜看着那如火如荼意气风发的花儿,俊朗清逸的面庞却渐渐浮上苦涩。

他抬头看向四处天空,低低道:“若天上也能开起木槿花,该多好!”

“天上?”

明姑姑茫然不解,忽瞧见许思颜从怀中掏出一方小小桃木盒儿,这才悟过来。

盒里装的一只蚕儿般的虫子,通体雪白,蜷着身子一动不动,分明正酣然沉睡。

素心蛊,木槿留给他的素心蛊。

他每天都会拿出来看好几次,惟恐错过和木槿相见的机会。

可惜那蛊虫跟怀.孕的木槿似的,除了吃,就是睡,完全没有其他动静。

素心蛊对游丝素心香的感知距离有限,除非木槿人到了京城,并点燃了素心香,否则这笨蛊根本不可能找到她

于是,许思颜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听到哪里禀告,天上冉冉绽放出一朵明媚无双的木槿焰火,他便可千里万里地赶过去,用素心蛊去寻回他傲娇狠心的小妻子。

嗯,还有他们的孩子。

双胞胎呢,一儿一女呢,如今应该会说会跑会向爹娘撒娇了吧?

他却一次还没见过……

他想起来便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把那黑心的小泼妇抓来咬上几口。

大吴的天下已彻底是他的天下,别说知情者无人敢挑明木槿身世,就是人人皆知她是狄王之女,也不可能再动摇她的中宫之位。

可木槿带着儿女居然一去三年杳无音讯,连一纸报平安的书信都不曾寄来!

萧以靖最近一次来信,不得不承认可能是这个妹妹玩得太疯,忘记回家了。

他说道,木槿一向羡慕母后有过那段四处流浪的时光,尤其是流浪到海外的时光。

她不会对医药感兴趣,却向往着那无边无际的大海,希望也能去不同的小岛,看礁石上爬满大海龟,看雪白的鸥鸟掠过蓝色的大海,再去那些遥远的国度,看那里的女子在衣衫上挂满铃铛,然后用肚皮跳着舞,或看那里的村民骑着大象大摇大摆穿过城郭……

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这三年吴、蜀,连同北狄费尽心思,为何全然找不到木槿行踪的原因。

一名年轻女子带着一对龙凤胎四处行走,身后带着四名随从,到哪里都算是比较扎眼,若还在他们的国土之下,不可能完全没消息。

她不是鲲鹏,无法真的扶摇九天,但她无疑已做到了一去万里,逍遥天下。

许思颜并未踌躇多久,便决定去一次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