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百零三章 那只是个泡影(1/2)

望海市地下三千米的某处,深埋着一座造型怪异的避难所。

之所以说它造型怪异,那是因为它既没有生活区,也没有通风设备,唯有通着电流的机械,与那忽明忽灭的信号灯。

也正是因此,在这约莫五百平方米的空间内,弥漫着浓郁的臭氧。

房间的外围环列着一圈休眠仓似得装置,然而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那并非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休眠仓,因为那玻璃罩上根本就看不到冰晶的痕迹。舱内环境不是超低温,而是惰性气体,保存的自然也不是什么活人,而是机器。

房间中央伫立着一台体型庞大的主控电脑,在那死寂的屏幕之下是一管圆柱状的培养槽,里面漂浮着的赫然是一颗人脑。主控电脑底部蔓延着粗细均匀的管线,通向避难所中的各个设施。

那颗大脑就如同一只站在网中央的蜘蛛,掌控着依附于这张蛛网上的一切!

这座避难所并非泛亚合作的财产,因此不在编号序列之内。准确地来说,它不属于任何政府机构,是一座完全由个人斥资建造的私人避难所。

林氏避难所,这就是它的名字。

在战前,有钱人花钱为自己建造一座避难所,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虽然这座避难所奇怪了点就是。

突然,一座休眠仓底部的灯亮了,点亮这沉寂了不知多久的空间。

“04号丢失......启动备用元件。”

“呲——”

漏气声从那个休眠仓的缝隙中传出,仓门缓缓地打开了。

一名男子缓缓睁开了眼,从休眠中苏醒。

幽暗的荧光照亮了那张脸。

这男人,赫然正是那个被江晨扯断了脖子的林朝恩!

这时,主控电脑的屏幕也亮了。

一张白发苍苍,慈祥但不失威严的脸浮现在了屏幕的中央。看着林朝恩,那位屏幕中的老人缓缓说道。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当然。”林朝恩单膝跪地。恭敬地说道,“父亲大人。”

老人点了点头。

“那么去吧。”

林朝恩起身,“吾父。有一伙自称黄昏教会的人介入了嘉市,在他们的搅局下,我们扶植的反抗者联盟蒙受了惨重损失,我们是否应该对他们做些什么?”

“无需在意那帮逃离主义者,他们只是些蚂蚱罢了。”老人说道。

蚂蚱蹦跶的再高。也只是些蚂蚱,他们虽然比一般幸存者们有些远见,但也仅此而已了。

虽然那帮愚者阻碍了他的计划,但对冰冷的机械来说,并不存在“报复”这个概念。执行当前效率最高的选项,才是机械所应执行的铁律。

林朝恩点了点头。

“那江晨呢?”

听到这个名字。老人很罕见地沉默了两秒。

“留意。”

“是。”林朝恩点头,领命而去。

......

紧缩的供应政策总算是结束了,所有027避难所的居民都为此松了口气。

那种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不能洗澡,饭也吃不饱,二十四小时中只有一小时能接受光照。好消息不少,但坏消息也是有的。

首先。一个科研小组成立了。

搞军工的、搞机电的人才都被召集了起来,说是要选出一批专家,设计一款名叫猎虎II的坦克。

没人愿意搞,研究这种事可是很费神的。原本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只有1个小时。然而参与到了科研工作中,每天的工作时间将上调至8小时。这简直就是折磨人!傻子才会去。

但很快他们便争相抢着去了。

因为新颁布的供给政策,开始明显向科研人员倾斜。只有从事科研工作的人,才能享受有机食品的供给。不仅如此,避难所的无土栽培农场现在将开始生产茶叶、咖啡豆之类的奢侈品,而这些奢侈品只向科研人员供应。

物资是恒定的。

所以相对的,无工作者的供给将受到限制。

与此同时。避难所中的任何岗位,都将执行残酷的业绩淘汰制。

研究人员的工作极性一下子就被调动了起来,避难所中的人才很多。谁都不想失去这份“肥缺”。

然而与此相对的,民意却是沸腾到了极点。

毕竟工作岗位有限。在避难所争取到更多的科研项目之前,能享受到这份福利的仅仅只有寥寥数人。大多数人只能从事体力劳动,或者根本就没工作。

没人愿意顿顿都喝那口感如白蜡一般的营养合剂,那种流质食物吃多了着实令人反胃。当然了,这种奢侈的想法也只会出现在避难所中。

一时间避难所内群情激奋,但紧接着韩君华又做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情。

她罢免了居民代表,宣布了居民议会解散!

这无异于宣告了彻底的独裁。

“那个臭表子无权这么做!业绩淘汰?上帝,最该被免职的就是她!看看她上任以后都做了些什么?”一名擦着地板的稍显魁梧的居民抹了把汗,抬起头,向同样擦着地板的居民抱怨道。

他选择性的忽视了,身为领导者的她,仅有的能力只是支配现有的物资,而非凭空创造物资。

“嘘。别被治安部队的人听到了。”那个居民使劲向他打眼色,压低声音说道。

要说不怀念那个老所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至少老所长不会让他们一天擦四次地板,这么做究竟有什么意义?以前怎么没发现她有洁癖?

“谁在乎?那个臭表子整天吊着张不咸不淡的脸,你认为她会在乎咱们这些底层的臭虫怎么看她?”那人骂骂咧咧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