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67章 番外四(1/2)

暑假的旅游地点选在B市。

肖艺晞想吃海鲜,B市靠海,是肖杨和乔茵比较熟悉的城市,正好既能满足肖艺晞的小愿望,又不需要跟旅游团,可以一家人自驾游,活动自由而时间充裕。

车子经过肖杨曾经的住处时,乔茵特地转过头来指了指窗外:“晞晞,就是这里啦。”她弯着眼笑起来,“当年你们爸爸就是在妈妈跟他一起住在这里的时候,买了泰迪送给妈妈。”

系着安全带乖乖坐在后座,肖艺晞扭过脑袋循着母亲指的方向看过去。车开得比较快,她没有看多久,那个小区就已经消失在了视野里。好在肖艺晞还小,她对爸爸妈妈曾经同居的地方没什么兴趣,倒是更关心小泰迪:“妈妈为什么要把泰迪送给外婆?”

“因为妈妈怀了你哥哥嘛,孕妇不能养狗狗。后来妈妈生下你哥哥以后,泰迪已经跟外婆关系很好了,所以妈妈就没忍心把泰迪抱回来养。”乔茵耐心解释。回想起泰迪,她心里还有点惋惜,毕竟它又可爱又机灵。

幸好就算没有养宠物,家里添了个妹妹也足以让肖铭树立责任心了。

“嗯?什么?”大概是听到“哥哥”两个字,歪着身子睡得正香的肖铭迷迷糊糊醒过来,先是睡眼惺忪地看了眼乔茵,再转头看看身边的妹妹。

因为知道今天要来B市,他昨天晚上打网游打到了凌晨三点半。一开始乔茵在十二点的时候就强制关了他的电脑,但等她和肖杨睡下以后,肖铭又偷偷从床上爬了起来,悄悄打开电脑继续他的游戏,还贴心地戴上而已以免打扰主卧室那边大人的夜间活动。

当然,等大人的夜间活动结束,肖铭的夜间游戏也要结束了。最后是肖杨无声无息地走进了肖铭的卧室,一手搭在儿子的肩膀上,把关着灯戴着耳机专心打DotA的肖铭吓得直到四点半都没睡着。

所以这一路上他睡得特别香。

正在开车的肖杨透过后视镜严厉地看了他一眼,而乔茵不知道他打游戏到三点半的事,只当儿子是又躲在被子里玩手机到很晚,于是赏了他一个白眼:“继续睡你的觉。”

肖铭难得听话地合了眼继续睡。

肖艺晞艰难地探过身子,把被哥哥东倒西歪的姿势挣得松开的安全带扣好。其实她一直在留意他的安全带,因为她一早就注意到它没有被扣紧,她想看看它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彻底弹开。

中午他们在预定的旅馆放了行李,就一起到附近的餐馆吃海鲜。

全家人都知道肖艺晞喜欢吃濑尿虾,因此他们中午点的菜分量最多的就是它。小姑娘虽然已经八岁了,但天生运动神经不发达,手脚也不算麻利,剥起虾壳来总让人看着心累。所幸乔茵和肖铭都很乐意给她剥虾壳,这两个吃货一早就掌握了剥壳的技巧,总能轻巧地一掰就把完整的虾肉拨出来,再放进肖艺晞碗里。

小姑娘的的碗很快堆满了虾仁,接下来它们又在她的盘子里堆出了一座小山。

肖铭很宠妹妹,但不会像乔茵那样只顾着给肖艺晞吃,不管自己。他通常给妹妹剥两只虾之后就会奖励自己一只,然后再帮她剥两只,如此循环往复。乔茵则是帮肖艺晞剥了半天,完全没把虾肉往自己嘴里塞。

一家之主肖杨就会时不时剥只虾送到她嘴边。

他对两个孩子比较一视同仁,不会特别宠哪一个,只是由于他们兄妹两天资不同,肖杨对肖艺晞的要求没有对肖铭的要求那么高。当然,肖杨也不会惯着孩子,他基本也不会帮肖艺晞剥虾。父母中间总要有个人扮白脸,而他充当的角色从来都是个严厉的父亲。

不过这不能阻止他做一个好丈夫。每当乔茵在餐桌上为了照顾孩子而无暇顾及自己的时候,肖杨都会弄些吃的送到她嘴边,好让她照看孩子的同时不用饿着肚子。尽管从他脸上通常看不到什么温情。

孩子们都把这些看在眼里。

这大概也是比起乔茵,他们更怕肖杨的原因。肖杨工作忙,时常要出差,休息日要么是在睡觉,要么是在陪乔茵。他最忙的时候,肖铭和肖艺晞见到爷爷奶奶的次数都比见到他的次数要多。肖杨可以牺牲休息娱乐的时间来陪孩子,但绝不会牺牲跟乔茵单独相处的时间来陪孩子。

从很久以前开始,肖铭就注意到了这点。他觉得在爸爸心里,家人是有排序的。起先他不大懂,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稍加设想,还是明白了肖杨这么做的原因。肖铭的设想很简单:如果爸爸把他和妈妈单独相处的时间用来陪他和肖艺晞,那也太少了。

少到丝毫不会改变他在肖铭和肖艺晞心中的地位。

在肖铭和肖艺晞眼里,肖杨先是警察,然后才是他们的爸爸。这使得他们更听警察爸爸的话,同时也就不可避免地导致,对于他们兄妹两来说,妈妈永远比爸爸重要。甚至有时候,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都比爸爸重要。

假设肖杨不去工作,每天都陪着孩子,也许过个几年就能弥补这种遗憾。

但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与其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多陪陪孩子”这种无用功,不如多花时间稳定夫妻关系。这才是维系这个家庭的最明智的选择。

想明白这个道理以后,肖铭偶尔会同情肖杨:要是和妻子关系不好,他最后失去的将不只是妻子,还有两个孩子。只有维持良好的夫妻关系,才能让他继而稳固和两个孩子的关系,保住他的家庭。

肖铭瞄了几眼没什么表情地剥了虾喂给乔茵的肖杨,心中窃喜。对于爸爸的“不完美”,肖铭是很乐于接受的。要是他有个完美无缺的爸爸,他保证自己一定不会健康地活到十二岁,因为那肯定会让他抓狂。而且知道爸爸的弱点,也是件能够让肖铭得意的事。虽然他不能利用这个弱点来在爸爸面前耀武扬威……这真的非常遗憾。

这么想着,肖铭看着肖杨的眼神就变得十分复杂。

这时肖艺晞自己剥好了第一只虾。她用她小小的手抓着那条虾肉举到乔茵面前,笑得很是开心:“妈妈吃!”

“谢谢晞晞!”乔茵给了她粉嫩的脸蛋一个响亮的吻,然后笑眯眯地吃掉了女儿剥的虾。肖艺晞很受鼓励,也吃下了妈妈递过来的虾肉,低下头来开始跟另一只虾作战。

肖铭见状暗自摇摇头。肖艺晞已经八岁了,其实肖铭跟她相处的时间比较长,更能看出她的变化。他觉得乔茵不该继续把肖艺晞当幼儿园的小朋友,不过既然她还是会像以前一样打他的屁股,那她这么对肖艺晞也是正常的。为了配合乔茵,肖铭也不得不继续给肖艺晞一些幼稚的夸奖和奖励。

比如当肖艺晞剥好第二只虾举到他嘴边说“哥哥吃”的时候,他会像乔茵那样亲一下妹妹的脸颊,表扬一句“晞晞真棒”,再笑嘻嘻地吃下那条虾肉。

第三个有幸吃到家里这个小可爱剥的虾的,是肖杨。这也充分体现了他们这三个家庭成员在肖艺晞心中的排位。

肖杨从不介意这些。他平静地吃了女儿剥的虾,点点头认真评价:“有进步。继续努力,争取下次能自己剥着吃。”

这已经是他给过的最好的评价。肖艺晞高兴坏了,又再接再厉跟大只的濑尿虾较起劲来。

下午他们去了海边。是个小沙滩,但毕竟是假期,游客还是很多的。乔茵因为腿上的疤,没有穿泳衣。她上身是一件吊带小背心,搭着雪纺长裙,脚上穿的则是小碎花的坡跟凉鞋。

肖杨带着肖艺晞和肖铭去游泳的时候,乔茵就坐在沙滩边的躺椅上边喝椰汁边看着他们玩。

肖铭和肖艺晞都是六岁时学会游泳的。他们兄妹俩一开始都有点怕水,所以学起游泳来比较困难。肖铭学游泳的头一个星期还喜欢赖在儿童泳区,他六岁那年个头已经很高,儿童泳区的水只堪堪没过他的膝盖,乔茵真心觉得与其花钱让他到儿童泳区玩,不如直接把家里的浴缸盛满水再让他跳进去。

后来还是肖杨抽空跟着他们一起去了游泳馆,直接把肖铭从儿童泳区扛出来扔进了1.6米深的成人泳区。

当时乔茵站在岸边,和她怀里抱着的肖艺晞一样惊呆了。

从此,肖铭学会了游泳。

当然,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没有用在肖艺晞身上。可能是因为两岁的时候就亲眼看到爸爸把哥哥抛进深水区,肖艺晞六岁学游泳时总是很配合乔茵的指导。哪怕心里很害怕,她也还是抱着妈妈的脖子去到了深水区学游泳。她学得很慢,但不至于把爸爸引来亲自“教导”。

老实说,乔茵很庆幸肖铭没有因为当初学游泳的惨痛经历而留下心理阴影。

他这是第一次来海边玩,即使是一个人也能疯起来,拎了游泳圈就兴冲冲地迎着海浪跑进海水里了。肖艺晞还小,安全起见,只能跟着爸爸一起玩。肖杨带她慢慢游到比较浅的海区,途中迎着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总是刚游出去五米就要被打回去三米。

肖艺晞被海浪打得咯咯直笑。她喜欢这种温和的海浪掀过来的感觉,她整个身体都趴在游泳圈上,随着海浪在海面沉沉浮浮。肖杨一直紧紧抓着她的胳膊,以防她被海浪冲走。她的两条小腿一直在水底蹬啊蹬,但真正向前,还是靠着肖杨的推动。

她便喜欢喊:“爸爸再往前游!”

又或者尖叫:“爸爸又有浪打过来了!”

然后接着咯咯笑。

听到她的笑声,肖杨的心情也愉快了不少。

养女儿是件麻烦的事,尤其是在女儿天资不好的情况下。肖杨知道乔茵因此很宠肖艺晞,凡事都想着尽力护着她。这也就导致肖杨作为父亲,要考虑更多。他得考虑要怎样让女儿在将来失去父母庇佑时学着保护自己,同时又要拿捏好一个度,不能对女儿太严苛。

长此以往,肖艺晞就只敢在想吃他做的菜时冲他撒娇了。

肖杨对此感觉很复杂。他不是不想多陪陪孩子,他也看过不少育儿书,掌握了很多理论,可没有时间付诸实践。他只能利用好每次和孩子们相处的机会,尽力适时教他们该学会的东西。结果自然而然就扮了白脸。

现在能陪着女儿开开心心玩一会儿,也是极其难得的。

远远看着他们父女两个,乔茵稍稍松了口气。爸爸管得住孩子,但孩子跟爸爸的感情不那么深,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而肖杨的教育方式又是改不了的,他们鲜有机会这么放松地待在一起。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玩累了,回到沙滩上。肖铭喝了一口果汁就跑去新认识的朋友那边打排球,留下肖艺晞伏在乔茵膝头犯困。肖杨给她们母女俩一人一杯杨枝甘露,这才让肖艺晞重新有了精神。

小姑娘一边咬着吸管一边摸摸妈妈腿上的伤疤,也不说话,只安静地看着,像是在思考这是怎么来的。

乔茵就把Declan Garcia的故事告诉了她——当然,省略了那些过于血腥的情节。

大概是从没听过这类故事,而且它还是真实发生在父辈身上的,肖艺晞睁着大眼睛听得十分入神。等听到乔茵在黄玲住的小区被Declan Garcia抓走,小姑娘终于瞪大了眼,略显紧张地看向一旁的肖杨:“爸爸把妈妈救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