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67章 番外四(2/2)

在小姑娘眼里,爸爸是警察,所以来救妈妈的肯定是爸爸。

抬手揉了揉女儿细软的头发,肖杨略一颔首,“救回来了。”

他把他们跟着警犬找到地下停车场里那间隐蔽的杂物间,再逮捕Declan Garcia的过程讲给她听。肖杨这人说话比较惜字如金,就算是讲故事也很简单,但乔茵听得出来他还是有努力扩增他的语句,尽可能让故事听起来更加丰满和高/潮迭起。

可惜听到最后,肖艺晞还有些迷茫和失望:“就这样把坏蛋抓住了呀?”

她记得她跟着哥哥一起看电影和漫画的时候,最后的大BOSS总是很难击败,几乎要让主角也搭上一条命进去。抓走妈妈的坏蛋这么可怕,怎么会这么简单就被抓住了呢?

“哎呀,这里是中国嘛。”大汗淋漓地跑回来喝饮料的肖铭刚好听到,忍不住揉了一把妹妹的脑袋,抓起一杯西瓜汁就猛喝起来,把一整杯都喝完了才嬉皮笑脸地继续,“那个什么DG能有什么能耐,一没国际犯罪团伙背景,二不是百万富翁,越狱一年之后才赚够钱做了一次劣质的整容,好不容易跑到我们大中国来了,又花了一年时间才找到妈妈。”

他坐到妹妹脚边,笑着帮她分析:“他在这里既不会讲中文,又没钱没门路,只能跑去工地做苦力,睡在工棚里。最后还是偶然在新闻里看到妈妈,才找到她的。你想想嘛,妈妈那天去黄玲阿姨家是临时行程,那个DG跟踪妈妈抓走妈妈也全是临时做的决定,他这么大胆在他不熟悉的地方干这种事,怎么可能不被抓住。”

这些都是他以前听肖杨说的。小时候肖铭也好奇过乔茵腿上的伤疤,理所当然也听过Declan Garcia的故事。不过他比肖艺晞聪明,这事儿一想就通了。他只觉得Declan Garcia真是嚣张,掐准了自己会被引渡回国,就放了胆子去威胁乔茵——反正只要不杀她,中方把他强制留下来处刑的可能性就几乎是零。

好在这人最后还是死在了监狱里。这种疯子,不死怎么得了。

肖艺晞疑惑地皱起眉头,显然依然没听懂。肖铭只好拿冰冰凉凉的玻璃杯贴了贴她的脚踝,做了个比喻:“这就好比我让你身无分文去美国杀个人,你杀人前还要先赚钱买工具,但是你一外国人谁会随随便便让你去工作,再说你讲的话他们听不懂,他们讲的话你也听不懂。好不容易你找到工作赚够钱了,买完工具还没找到要杀的人就先迷路了,最后还得求助警察。晞晞你仔细感受一下。”

仔细感受了一下,肖艺晞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肖铭知道她其实还是没懂,倒也不在意,拉着她去海边玩了。乔茵反复叮咛不许再跑去海里,他们兄妹两都答应下来,于是只在海边跟翻过来的海浪赛跑。海水一退下去他们就追着海水跑,海浪一打过来他们就尖叫着往岸边跑,玩得倒是开心。为了以防万一,肖艺晞身上还套着儿童游泳圈,可怜她平时就跑得慢而且平衡感不好,身上再套个游泳圈,行动就更加笨拙了。

好几次她歪歪趔趔地摔倒,肖铭都会赶紧调头跑过去拉着她一起跑。

不管怎么说,都算个有责任感的好哥哥。

“肖铭其实挺聪明的。”乔茵倚在躺椅上看着这对儿女,摇摇头叹息,开始为儿子的未来操起了心,“就是老不把聪明用对地方。”

肖杨半躺在她旁边那张躺椅上,漫不经心地戴上了墨镜,“所有老师都这么评价成绩不好的学生。”

“……”那有你这么评价自家儿子的吗?

大约是感觉到了乔茵哀怨的目光,肖杨睨她一眼,只得平平淡淡地安慰:“放心,他是杀胚了点,但拿得住分寸。”

这倒是实话,“那晞晞呢?”

“晞晞悟性高。”他拿过他那杯果汁喝了一口。

乔茵张大了眼:“你开玩笑?”

转眸看想她,肖杨面上没多少情绪,墨镜后头那双勾人的凤眼却眼尾微微上扬,“怎么,你质疑我的判断么?”

肖杨的判断确实不该被质疑,他看人总是一个看一个准。乔茵立马摆出笑脸,伸了手去摸摸他的腹肌边揩油边讨好他,好一会儿才又安静下来,瞧着儿子女儿的身影,再次叹了口气。

“其实天资怎么样,后天发展怎么样……都不要紧。”她歪了歪脑袋感慨,“只要他们过得开心就行。人生也就这么几十年,出个意外生个病还更短。我倒是从没指望过他们有什么大出息,只要他们过得开心。”

肖杨在家的时间少,乔茵这些年的生活重心就渐渐转移到工作和孩子上来,最看重的无疑是孩子。她活到中年才明白,对这个世界来说,人这辈子的价值需要用他们所做的贡献来衡量,而对人自己来说,这一辈子的价值无非是怎么过日子。在有一定经济条件的基础下,快乐往往是最重要的,不过这快乐不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她只是个普通的母亲。她最大的期望是她的孩子过得快乐,最卑微的期望也是她的孩子过得快乐。

没有多说些什么,肖杨只握住了她还搁在他腰边的手。

上回去外地出差,他看到一个女人牵着孩子一直坐在公安局门前的长椅上,足足等了一天才离开。有些警察经过他们母子身边,会喊女人一声“嫂子”,再逗逗那个孩子。后来肖杨才听说,那是位警嫂。她的丈夫已经过殉职半年,但她至今没忍心把这个消息告诉孩子。孩子放假时总会拉着母亲来公安局,想等爸爸出差回来。

他们从来没有等到过。

肖杨当时便想起了他的妻子和孩子。

那是种难以言说的感觉。他当场就做了个决定:放年假的时候要带一家人出去旅游。而且他也可以趁着放假多对这三个吃货进行美食投喂。

不过孩子毕竟只是孩子,家长操了多少心,他们顶多能明白能看到,却不能感同身受。比如这会儿父母正在这头感慨,肖铭和肖艺晞这对兄妹却在那头玩得特别忘乎所以。

海水退回去后,肖艺晞在湿湿的沙滩上发现了一些蹊跷。

“哥哥,这些小洞是什么?”

她蹲下来,拿婴儿肥的手指戳了戳那些小小的沙洞。它们真的太小了,不仔细看完全不会注意到。肖铭也蹲下仔细瞅了瞅,最终很肯定地回答:“螃蟹洞。”紧接着他就提议,“我们来挖吧,说不定能找到螃蟹。”

小姑娘兴奋起来,连连点头:“嗯嗯!”

他们开始扒沙子,找到了不少小螃蟹,基本都只有肖艺晞小拇指的一个关节那么大。

“好小。”她把一只小螃蟹捏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看,“它们为什么不是红色的?”

“煮熟了就红了。”肖铭弯着眼笑笑,把刚挖到的一只稍大一些的放到她手心里,“不过没什么肉,不能吃。”

肖艺晞用力地点头表示同意。还是大闸蟹好吃。

既然不能吃,那就放了吧。肖铭把这些小螃蟹放回他俩扒出的沙坑里,想了想还是没把沙子埋回去,以免它们窒息。没想到一抬头,他就看见肖艺晞在把她手里的螃蟹往海里扔。

“晞晞?”他难得有点错愕,“你在干什么?”

“它们太小了,留在沙滩上会被踩死的。”小姑娘一面认真解释,一面尽可能用力地把小螃蟹们往海里抛,“我把它们扔回海里。”

她答得这么正儿八经,肖铭都不好开口告诉她,人家螃蟹这么辛苦到岸边挖洞,你再把它们扔进海里真心不厚道。

于是他只好憋着笑帮她一起扔。

之后他俩又在沙滩边挑拣了很多贝壳,回到旅馆以后肖铭趁肖艺晞去洗澡,就向前台的酒店服务员借到了工具,给贝壳打了小洞,用他串玉佩的红绳子串成手链送给她。

肖艺晞高兴得抱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去餐厅的路上都在举着手给乔茵和肖杨看,傻乎乎地笑得格外开心。

“还可以做一条,但是没绳子了。”肖铭没忘了借机讨好乔茵,脸上的笑容真是懂事又乖巧,很能蒙骗人,“留着回去做给妈妈。”

乔茵果然被成功蒙骗,一高兴就多给了他一些零花钱,让他带着妹妹一起去买冰淇淋。

而对于儿子的这点小手段,肖杨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家人晚饭吃的是海鲜烧烤,在一间比较高级的餐厅,座位被排在靠海的露台上。碰上烧烤这种场合,通常是男人出力女人吃,他们一家也不例外。肖杨和肖铭在烧烤台前忙活,乔茵跟肖艺晞只需要负责吃,偶尔帮着撒点调料。

一开始他们担心浪费,选的海鲜就不多,很快被吃完。最闲的这对母女便手牵手再去挑海鲜,留卖苦力的父子二人继续把剩下的海鲜烤熟。

“爸爸,”肖铭饿着肚子烤了许久,赶忙趁机吃了一串烤好的鱿鱼,边嚼着嘴里的食物边含糊不清地开口,“那个DG……当年真的是意外被卷进监狱斗殴事件的?”

这件事他一直觉得很奇怪。按照肖杨的说法,Declan Garcia当年有把握自己会被终身监禁,直到自然死亡。他知道自己多活一天,乔茵就要多忍受一天的煎熬。像他这样的变态,不可能会不小心被卷入那种监狱斗殴事件里。

“‘光明无法补救的,却被黑暗复原’。”肖杨把自己烤好的那串犹豫也递给他,答得面色平静,“这是俄国诗人Joseph Brodsky的话。用在这件事上很合适。”

肖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咬下一口鱿鱼。

虽然在他心里肖杨的地位永不如乔茵,但他比较喜欢跟肖杨说话。

大概也是应了Joseph Brodsky那句话,光明和黑暗总是相辅相成的。

只不过,他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让肖杨知道他把他比作“黑暗”就是了。

作者有话要说:在试着投出版,所以番外发得慢了点……还没有出结果,大家关注这个的可以关注一下我的新浪微博“Egg_Reid”,有消息我会发微博的~

这章很肥啦~“一家四口”番外系列就在这里结束了,还有其他番外,不过不是一家四口了。写这个故事最重要的动力就是小天使们的留评,希望小天使们不要霸王呀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