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三一 我的烧肉(1/2)

也就这沙林太过诡异,连化神老祖进来都很难活着出去,传说就是活着出去也不知道里头到底有什么东西。因此没人会想到这一棵老沙树会结沙果,而且一结就结出那么多的沙果来,等到一群老怪物发现沙林有异动来时,老沙树上的果子也全都消失不见。

谁又能想到会有那么多的沙果,还让两个蝼蚁给采着了。

秦师兄现在真是纠结得不行,到底要不要告诉老祖这样的沙果有很多,多到不能按个来算而是论斤来称的。

看了莫醉一眼,觉得这事到时候跟莫醉商量一下。

莫醉淡定地把护心镜放回去,严严实实地盖住自己的储物袋,事实上给秦师兄摘的那些沙果就没想过能拿回去,因此就是拿不回去也不见得有多失落。但装进自己储物袋里的这些,打死她也是不愿意拿邮来的。

别的不说,酿酒这手艺她还是有的,谁让她有个酒鬼老爸?

青和老祖不舍得把沙果递还给秦师兄,秦师兄却看向莫醉,显然有些不知所措,莫醉见状淡定地将沙果接过,放到嘴边‘吧唧’一口咬了下去。

说起来很奇怪,这沙果竟没有果核,也就没有果籽,就是想着种上一棵也没有办法。

秦师兄心中一跳,脸色都变了,这姑娘怎么又不听话吃上了?

青和老祖手伸了出去,欲点莫醉的喉咙,阻止莫醉将沙果咽下。

这时鸵鸟突然把脑袋伸了过来,一口把莫醉咬了一小口的沙果给抢了过去,脖子一伸咕噜咽了下去。

莫醉一巴掌拍了回去,骂道:“死鸟,竟敢抢我果子。”

秦师兄松了一口气,暗自抹了把汗,总有一天他会被这姑娘给吓死。

青和老祖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然后又缓缓地缩了回去,心想给这丫头一个教训也好,让她知道东西不能乱吃。只是可惜了这个沙果,连他都十分心动,偏生让一个傻丫头当大白菜给啃了。

又看了一眼鸵鸟,心中又叹了一口气。

鸵鸟吃的时候挺爽的,吃完以后就感觉不对了,身体有种热热的胀胀的感觉,渐渐地感觉越来越强烈,感觉快要被撑爆。

嘎嘎~

鸵鸟一阵惨叫,莫醉不由得怔住。

秦师兄面色一白,赶紧抓住莫醉的手细心检查起莫醉的经络来,生怕莫醉也会被撑着,直到确定莫醉无事也不曾松开手,一脸后怕道:“莫姑娘你也看到这只大鸟的样子了,日后真的莫要乱吃东西了,一不小心真的会出事的。”

莫醉回神伸手捅了捅秦师兄,说道:“它还有救不?”

秦师兄一脸为难地看向青和老祖,他不过是筑基期的修士,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想让鸵鸟活着,只能求青和老祖出手。

莫醉注意到秦师兄的表情,立马看向青和老祖,可怜兮兮地祈求:“老……老祖,求你帮帮它好不好,它也就贪吃了点,其实鸟品还是不错的。”

青和老祖瞥眼,感觉这死丫头又想骂他老东西。

不过这鸟丑是丑了点,看起来也挺怪异,但看在这死丫头的面子上,还是免为其难地帮一下好了。

只见青和老祖伸手朝鸵鸟一点,鸵鸟‘咣当’一声躺地上,然后青和老祖收回手,扭头看向那边正挨雷劈的沙树。

秦师兄眼睛一亮,扯了扯莫醉衣角,松一口气道:“老祖出手了,这只大鸟没事了,你可以放心了。”